• 0%
    0 votes
  • Rate this show
    What did you think?
  • 9
    watchers
  • 231
    plays
  • 103
    collected
  • 4
    lists
  • Ended
  • TVB
  • 2010-07-12T07:00:00Z
  • 45 mins
  • 15 hours, 45 mins
  • Hong Kong
  • English
  • Drama

22 episodes

Special 1

  • no air date — 45 mins

1x01 失意世綸 再遇新枕仙

  • Series Premiere

    2010-07-12T12:30:00Z — 45 mins

由於三太太、四太太及子女俱因旅遊意外喪生,令身為丈夫的施世綸意興闌珊。於是他暫時放下官職,和母親趙月娥、大太太龐葛愛及二太太賈秀玉四處遊山玩水散心。眾人來到了仙遊縣,世綸表示他順道探望朋友楊知縣。捕快蘇英俊在跟蹤犯人途中被犯人走甩,他疑心是世綸藏起犯人。世綸問明情況之後,向英俊指出犯人正確的逃走方向。 英俊和世綸一起拜見楊知縣,英俊一再不經意的提起世綸亡妻,世綸故作無事。世綸來到龍門居客棧落腳,認識了在龍門居工作的吳君柔。 怪事頻生 世綸問米 君柔示意其他伙計要留意一名單身客人,原來君柔發現了該名喬裝的客人,就是通輯犯仇大虎,於是她悄悄報官。當得知有一宗仇大虎的殺人案未找到遺體時,君柔向英俊表示可以令大虎不打自招。晚上世綸一人悶悶不樂,被月娥捉住,要他和自己、葛愛及秀玉打麻將。 打麻將時怪事頻生,秀玉更堅稱自己的一手十三么,手上的九萬忽然變了五筒,因時近世綸亡妻死忌,眾人以為是其鬼魂出現。在龍門居誘捕大虎時,君柔被鬼魂上身,嚇得大虎供出受害人遺體所在,令世綸留下印象。翌日,世綸要求君柔通靈與亡妻通話,君柔表示要休息數天。 劍魚殺人 世綸報復 其實君柔是一名神棍,她就在「休息」期間,安排眾人打探世綸亡妻的資料。「通靈」時,君柔向世綸表示當日的麻將是其亡妻所換,成功取得世綸的信任。在仙遊縣玩樂完畢,世綸等人再次上路,英俊亦有送行,眾人一同目擊了劍魚從水中躍起刺殺一名男子。作為目擊證人,加上好奇,令世綸留下在仙遊縣。 巧合之下,世綸得知當日秀玉手上的九萬之所以變五筒,原來全是月娥所為,於是揭發了君柔是一名騙子。不甘被騙的世綸再找君柔通靈,過程中他刻意玩弄君柔,最後更直指她是神棍;君柔則在英俊面前斥責世綸輕薄自己。 枕仙死纏 魚屍失蹤 世綸在街上閒逛時,發現竟然有一個瓦製枕頭跟住自己,他想避開枕頭但不果,及後更在枕仙牛大力(小牛子)安排之下入夢。枕仙自言法力不足,要一直協助世綸破案,才可完全成為神仙,最初世綸拒絕,但最終世綸仍答應和枕仙一起查案。得知魔魚出現,君柔趁機賺錢,當眾要求漁民合資祈福,被世綸直斥其非,但鄉民不信世綸。

1x02 君柔涉案 世綸還她清白

  • 2010-07-13T12:30:00Z — 45 mins

綸不忿君柔借「劍魚殺人」案乘機賺錢,遂入夢向大力求助,希望找出案件真兇。世綸目睹大力在夢中卻突然變身肥雀後,自己亦相繼變身,並一起飛到樹上品嚐極酸的果子…… 世綸醒來後決定到死者家調查,他發現君柔曾以為亡者超度為名到訪,而死者書房的暗格亦已經空空如也。世綸回到龍門居,意圖竊聽君柔等人的對話,誰知反被君柔設局誣陷他偷窺,剛好劍蘭、葛愛與秀玉路過,世綸更是百詞莫辯。 分贓不勻 君柔可疑 世綸跟蹤君柔時,被英俊懷疑他欲對君柔不軌,故意死纏,因而遇上打更的鄉民,並揭發君柔曾與死者在後巷起衝突,兩人更牽涉在劫官銀的案子之中。世綸回衙門與楊知縣商議下,懷疑君柔是兇手,推斷兩人合謀劫官銀,因分贓不勻而動殺機,楊知縣馬上派人緝拿君柔。 世綸因查出兇手而功成身退,與家人繼續遊山玩水。君柔在避過楊知縣的追捕時遇上世綸,求他代為查出真兇,以洗脫嫌疑。世綸礙於君柔向來蠱惑而拒助,迫使君柔以刀脅持世綸就範,其後她失足墮河而被帶返衙門審判。 大力提示 世綸難明 君柔拒認與死者一起劫官銀,解釋只是希望查出偷官銀的人,而領取朝廷的賞金,奈何她一時貪念敲詐死者,才會與他發生爭執。楊知縣聽後將君柔收監,並快速安排處斬的日期,世綸感奇怪。 世綸再度入夢,看到大力化身岳飛、關公等忠臣名將,感到莫名其妙;其後憶起君柔不諳游泳,故無法長時間留在水中準備隨時殺人,再極速逃去,世綸決定徹查。 世綸約見楊知縣,發現他對亡妻甚為思念。向來為官清廉的楊知縣,換來兩袖清風,對妻子在鄉下鬧旱災而慘死一事耿耿於懷。 真相大白 君柔獲釋 世綸回家看到葛愛和秀玉忙於煲製湯水,從中得到啟發,終於明白兇手怎樣長時間躲於水底……世綸多番試探,兇手終於露出真面目,並道出犯案的經過,君柔獲釋。世綸接到朝廷任命,需要暫時留在仙遊縣,施家上下高興不已,世綸卻看穿是大力所為。 君柔到獄中探望兄長,得悉獄長即將調職,相等於當年買通獄長為兄調包的事將被揭發,君柔擔心兄長會被滅口。君柔為了令世綸替其兄翻案,毅然決定下嫁,使龍門居上下大為緊張。

1x03 君柔救兄 不惜下嫁世綸

  • 2010-07-14T12:30:00Z — 45 mins

龍門居上下著君柔考慮清楚應否下嫁世綸,此時亦傳來侄女琳琳失蹤的消息。君柔往尋侄女的路上,巧遇向來疼錫琳琳的世綸,兩人推斷琳琳應該往渡頭等候父親的歸來。君柔一時心急竟跳進水中尋找,嚇得世綸緊隨跳下去救她,兩人上岸後喜見琳琳安然無恙。琳琳自責頑皮而被父親嫌棄,君柔解釋其父只是工作忙碌,世綸感好奇。 下催情藥 誘惑世綸 世綸和君柔在龍門居相遇,她感激世綸協助尋找琳琳,世綸卻看穿琳琳父親非忙於工作,而是因事未能回來。君柔指兄為令家人生活安好,簽下賣身契到金山當苦工,故她不斷儲錢希望早日讓哥哥贖身,世綸恍然她一直視財如命的緣由。 劍蘭和金毛鼠等人為助君柔嫁入施家,不惜在世綸的湯中加入催情藥。君柔聲稱感激世綸多次幫忙,特意為他下廚炮製佳餚,逗得世綸滿心歡喜。 英俊美人 初次相遇 當世綸喝下湯水後,竟不期然流下鼻血,君柔趁機挑逗熱血沸騰的世綸,劍蘭等躲在門外看守,誰知君柔突然衣衫不整地逃跑出來,慌張地指著世綸斥其變態…… 英俊往搜捕「採花賊」時,巧遇初到仙遊縣尋人、男扮女裝的丁美人和表妹丁叮,美人向來痛恨不尊重女子的人,故發現英俊忙於緝拿「採花賊」時,立刻義不容辭協助,豈料鬧出笑話。英俊與美人和丁叮一見如故,主動邀請兩人到龍門居留宿,美人隨口為自己改名為陸小鳳。 下嫁世綸 頓變仇人 君柔得悉月娥一心為世綸納妾後,把自己的生辰收在施家,世綸無意中發現後坦言對君柔的為人十分欣賞,使月娥決定設局測試。月娥對君柔的表現感到滿意,但準備送她的珍品卻不翼而飛,秀玉遂乘機指三太太和四太太不欲世綸迎娶君柔,世綸遂找大力幫忙。 世綸懷疑是葛愛和秀玉的所為,其後兩人的錦帕亦同告失蹤,世綸懷疑真正的「竊賊」另有其人。英俊找來小鳳協助,終於查出「竊賊」躲藏的位置,後經小鳳加以解釋,眾人恍然「竊賊」偷取物品的緣由。世綸與君柔拜堂過後,君柔無意中發現他的恩師竟是當年判哥哥死刑的縣官,而判詞更是由世綸所撰寫。

1x04 君柔獻計 英俊慘被撤職

  • 2010-07-15T12:30:00Z — 45 mins

君柔得悉世綸是誣陷哥哥的仇人後,難以接受,一時衝動欲將他殺死,誰知卻被半醉的世綸以情話打動,未有狠下殺手。 君柔回到龍門居,把世綸才是當年寫判詞誣陷哥哥的事告知守信等人,又指世綸為保恩師聲譽,是絕對不會替她翻案。君柔聽從守信獻計,先取得施家上下的信任,再從中搜集當年世綸擅自助恩師寫判詞的證據,以向施家報復。 誓要嚴懲 悔婚之人 英俊找來二十年前的失雞案予世綸調查,使他大感無奈,幸追風等人提醒世綸要草擬通本,向即將到訪的知府大人呈交,終把英俊打發。英俊得悉小鳳要尋找悔婚的負心漢後,深信此人定必會到訪妓院,立刻帶小鳳和丁叮向四大名妓查詢其下落。 小鳳目睹諸葛良現身妓院,感到鄙視之際,驚覺他手拿著跟自己一樣的信物,不禁懷疑諸葛良正是悔婚的八貝子,決定向他施以報復大計。 重施故技 騙取銀兩 君柔以世綸五太太的身分,向獄長求情但不果,只好回家打葛愛的主意,誰知世綸近年忙於遊山玩水,施家的家財純屬外強中乾之境,君柔大感失望。 君柔決定向妓女們埋手,她與劍蘭設下種金局,妓女們希望自己生意有所增長,紛紛把金元寶奉上。其後妓女們告知君柔,近日不時被人偷去肚兜一事,湊巧製作肚兜聞名的仁嫂意外離世,眾人遂請她作法查證失肚兜的疑雲。 君柔決定利用英俊把失肚兜案搬上公堂,好讓世綸感煩擾。世綸未有理會英俊的舉動,君柔只好利用家人向世綸施壓,月娥、葛愛和秀玉向世綸哭訴遺失肚兜,迫使他受理此案。 君柔助緝 肚兜竊賊 世綸與衙門上下分析大力的提示,君柔故意大讚英俊,又使計令他誤信一名深受皇帝寵信的高僧有可疑,將他緝拿歸案。此事令世綸大感苦惱,高僧亦借皇帝的聲名向他施壓,迫使世綸怒把英俊辭退抵過。 君柔後悔連累英俊被撤職,遂代他向世綸說項,同時又為自己令世綸煩得團團轉而暗喜。世綸和君柔傾談之間,綜合大力的提示,終於發現此兇的重要線索…… 世綸成功把真兇緝捕歸案,但卻體諒其犯罪的動機而將他輕判,令世綸在仙遊縣更深得民心。君柔回施家後,立刻把藏起來的肚兜以藉口交還,世綸卻感與她溝通有助破案,揚言要與君柔同理日後的案件。

1x05 報復世綸 君柔策畫偷畫

  • 2010-07-16T12:30:00Z — 45 mins

小鳳驚見英俊自被世綸辭退後,終日和四大名妓結伴,不禁斥責其墮落,遂帶他到郊外,以螢火蟲短暫的生命鼓勵之,英俊感動。 英俊決定向世綸道歉,自責辦案衝動,答應日後重新做人,希望他能原諒自己,追風亦幫助說項,但世綸卻堅持英俊不適合當捕快,將他趕走。君柔不忍英俊失落,決定向世綸坦白,是自己誤導英俊的事,世綸終於說出自己拒讓英俊在衙門工作的原因。 君柔策畫 偷畫大計 世綸表示燕嫻郡主即將到訪,將要取回名畫「月下飛仙」,在此之前該畫由世綸保管,並於交畫儀式之前舉辦名畫最後一夜的展覽。君柔見狀決定實行其偷畫大計,務求令世綸丟官。君柔向龍門居眾人講述偷畫計畫後,又趕往監視世綸和追風的保安安排。 小鳳和丁叮整天忙於商討如何報復諸葛良的大計,無意中發現諸葛良以黑衣人打扮鬼祟地離開龍門居,遂跟蹤他以探個究竟。 白影女鬼 疑盜名畫 畫展前夕,衙門後院失火,前門則被英俊不停擊鼓要求重返衙門工作,弄得世綸忙得不可開交,早已混進衙門當侍衛的金毛鼠乘亂把畫卷偷走。 世綸解決一切後驚見名畫被盜,隨後更感到一個白影和陣陣怪風飄過,追風奉命往緝兇,一直守在衙門外的英俊決定跟蹤之。 金毛鼠和諸葛良會合,一直渴望得見名畫的他遂打開畫卷,誰知被女鬼嚇昏,並取走畫卷。英俊追隨女鬼到森林,赫見她的容貌後亦告昏倒。 英俊身分 嚇壞世綸 君柔向世綸表示不相信英俊搗亂和後院失火有所關連,世綸擔心此案牽連甚廣,著眾人保密。世綸急於查出盜畫者是人還是鬼,君柔希望變賣名畫救兄,亦可同時連累世綸丟官,故誓要比世綸早一步尋回名畫。 名畫的主人為尋回畫中人而請君柔通靈,她為尋回畫像,要求跟隨畫師到兩人從前生活的地方,世綸亦從大力的提示找至…… 君柔未能找到畫像,遂教唆葛愛和秀玉請人畫一幅贗品。燕嫻郡主驗畫後看出端倪,又質問撤去英俊之職的緣由及其下落,世綸恍然英俊的真正身分。

1x06 失畫難尋 世綸休掉君柔

  • 2010-07-19T12:30:00Z — 45 mins

世綸向家人表示,若三天內未能尋回失畫予郡主,讓她如期上呈為皇上賀壽的話,施家將罪犯欺君,會被判滿門抄斬。君柔聽後為自己快將完成復仇大計而暗喜,但又為此舉意外連累世綸的家人而感內疚,遂安慰眾人應該積極尋畫。 大力仍為上次被世綸嘲笑而氣結,起初不肯提供破案的線索,後經世綸又逗又哄下,終於給予有關「蛇」的提示,可惜世綸未能參透,只好公開夢境讓眾人一起解謎,希望早日尋回英俊和失畫。 古惑君柔 聲東擊西 世綸聽從君柔的見解,帶同衙門上下到山頭尋找蛇洞,可惜一無所獲,原來是君柔故意將意思曲解,將世綸和他的下屬調走。君柔則聯同龍門居的人,潛入專門收藏賊贓的「佘」畫師的家尋找線索,可惜仍是錯摸了大力的意思。 君柔等人失望之際遇上小鳳,經她的提示來到西郊神龍山,眾人尋找至入黑,金毛鼠、劍蘭與君柔擔心遇上鬼怪而先後離開,惟獨小鳳堅持要找到英俊下落。小鳳終於在一個地坑找到英俊,在救他上來的過程中,英俊不慎被毒蠍子咬傷,小鳳遂替他吸走毒血。 軟禁英俊 以除後患 小鳳把英俊帶回衙門,他向世綸交代遇上偷畫女鬼的經過,又揚言要借此案將功補過。英俊花了一百兩請來法師捉鬼,小鳳輕易看出此人是神棍,並當場揭穿其真面目。世綸為防英俊再生事端,難以向郡主交代,下令將英俊嚴加看管。 世綸再次入夢,大力變身西洋畫師給予提示,君柔提議再次與「月下飛仙」的畫師馮之愷見面。誰知之愷竟在世綸等人面前撞牆自盡,又指該畫乃不祥之畫,並叮囑眾人勿再追查此案。君柔在畫師的住所找到可疑藤屑,遂向小鳳求助。 施家重情 君柔動容 君柔與小鳳找到藤蔓生長的地方,不禁懷疑女鬼的身分,卻未有任何發現……世綸無意中遇見外國傳教士,他恍然大力化身西洋畫師的啞謎,終於成功在衙門設局引出女鬼倩影。倩影憶述與之愷的往事,當世綸告之事實的真相時,倩影內疚連累之愷慘死,遂激動自盡。 世綸未能在限期前交出失畫,不忍拖累剛入門的君柔,遂狠心寫下休書將君柔趕走;又為自己未能為她贖回被賣往金山的兄長軍瑜一事道歉;月娥等亦把珍貴的首飾、藥材留給君柔,讓她不禁動容……

1x07 揭穿真相 世綸怒趕君柔

  • 2010-07-20T12:30:00Z — 45 mins

世綸準備與家人用膳過後,再向郡主請罪,此時魯公公到來斥責世綸不負責任,隨意派人把「月下飛仙」送到郡主的別院,世綸大感錯愕,眾人亦為避過欺君之罪而大喜。 龍門居上下不滿君柔把「月下飛仙」送返,救回世綸一家的性命,質問她沒有名畫,如何籌錢救回軍瑜。守信懷疑君柔戀上世綸,她解釋因為月娥等視她為親人,才會下此決定,又揚言會重返施家搜集證據,守信氣責她婦人之仁。 服下補藥 意亂情迷 世綸求大力告知誰是送回「月下飛仙」名畫的恩人,大力則著世綸先為他調查出身世之謎。郡主著世綸早日恢復英俊的職位,又不允其安排過分辛苦或毫無挑戰性的差事予表弟。世綸向魯公公打聽有關太監「小牛子」的事跡,從而發現他尚未入宮便已遇害…… 君柔喝下月娥的補湯後感到興奮,卻礙於身負為兄翻案的職責,遂以洗衣掃地的藉口拖延與世綸親熱,直至君柔藥力發作,欲與世綸成為真正夫妻的一刻,世綸卻因等得太久而睡著。 小鳳處處 針對英俊 英俊奉命調查有人食霸王餐的案件時,不慎在龍門居打爛大堆碗碟,被守信要求賠償。眼利兼數口精的小鳳代英俊賠償真正的金額,又提醒他慎防被騙,其體貼態度使英俊產生幻覺。 英俊擔心自己會愛上小鳳而迴避他,後小鳳在跟蹤英俊的過程中,無意中發現他正是昔日悔婚的八貝子,於是考進衙門當二爺向英俊報復。英俊不慎打破月娥為君柔而供請的送子觀音像,氣得月娥迫世綸將英俊辭退。君柔看穿世綸有難言之隱,遂加以試探,世綸終於把英俊是八貝子的身分相告。君柔把英俊的身分告知守信等人,又策劃綁架他,再要脅郡主將軍瑜釋放。 發現真相 怒趕君柔 英俊一心替小鳳收拾行裝,搬到衙門宿舍同住,未料卻意外撞破剛換上女裝的小鳳,不禁大吃一驚。小鳳指英俊遇上的女子是他的妹妹陸小蝶,英俊才鬆一口氣,小鳳看穿英俊喜歡女裝的自己,決定以此戲弄之;君柔等人則看準英俊和小鳳出遊的機會將英俊綁架,豈料兩人的約會意外取消,但君柔準備的勒索信卻陰錯陽差落入世綸的手中。 世綸憑大力的提示,設局試探君柔,她對自己下嫁的目的直認不諱,世綸大為失望,一氣之下將她趕走。

1x08 密室殺人 秀玉無辜入獄

  • 2010-07-21T12:30:00Z — 45 mins

世綸入夢怪責大力錯給提示予他,使他誤娶君柔,差點連累施家上下,大力反指是世綸被君柔灌了迷湯,扭曲其意思,世綸亦深感不忿,使計作弄大力。 君柔往探軍瑜,答應會花盡銀兩救他,君瑜不忍妹妹再次犧牲,著她應安份當其施五夫人,把握好歸屬,君柔坦言已被世綸趕走,軍瑜更感自責。世綸遇上一宗騙婚案,因感同身受而激動亂判,幸得小鳳及時提醒。 君柔施法 驅趕狐仙 月娥帶同葛愛和秀玉到龍門居找君柔晦氣,又意圖取回家傳美玉,劍蘭等指世綸尚未撰寫休書,君柔拒把美玉交還,其後又與月娥在拉扯間,無意中將她推跌。世綸剛巧看見君柔誤傷月娥的一幕,對她加以責備後離開,君柔百詞莫辯。 君柔打算聘請高手劫獄,同時世綸亦發現曾在天牢劫走兩名死囚的高手到來仙遊縣,著追風加緊調查。仙遊縣近日傳來狐仙疑雲,不少縣民亦有遇上狐仙的可怕經歷,遂請君柔為他們作法以驅趕狐仙。 小鳳被揭 女兒之身 君柔施法完畢,正要向鄉民收取費用時,世綸到來揭穿其真面目,又暗示已識穿君柔準備聘請高手劫獄一事。 世綸將君柔等人收監,小鳳找出當年軍瑜一案的資料,希望他答應翻案,好讓君柔心服口服。世綸一心到獄中看君柔等人,無意中卻聽到她就是送回「月下飛仙」予郡主的人,不禁動容。 世綸帶同小鳳等起行到鄰縣重查軍瑜的案件,未料過程中卻誤看小鳳的女兒身,世綸大吃一驚,及後又誤信小鳳女扮男裝的可憐故事,答應為她保守秘密。 秀玉被指 密室殺人 世綸向昔日作供的證人了解案情,反而更肯定軍瑜有殺人的動機。君柔得悉後難以接受,認定世綸無心為其兄翻案,當眾痛罵他一頓,加上發現世綸竟成功緝拿劫獄高手,對他更恨之入骨。 秀玉與葛愛及月娥為小事爭執,她遂到龍門居散心,豈料被指是殺人兇手,世綸被迫連夜升堂審理此案,奈何人證物證均對秀玉不利,世綸只好將她暫時收監。 世綸向大力尋找提示,卻把大力帶到澡堂去,最後池中的熱水更把世綸弄醒。

1x09 劇團涉案 世綸掌握罪證

  • 2010-07-22T12:30:00Z — 45 mins

世綸與英俊等到兇案現場,根據秀玉講述案發的經過重組案情,發現她極有可能在被死者歐陽漢輕薄,掙扎間錯殺死者,令世綸大感苦惱。 月娥與葛愛往獄中探望秀玉,看到她的情況不禁心痛,著世綸早日破案。秀玉最喜歡的劇團到仙遊縣演出,而死者亦是該劇團的戲迷,加上軍瑜早年湊巧亦被指殺掉該劇團的文武生閻伯生,世綸遂與追風到劇團查證。 認罪減刑 軍瑜寧死 世綸向武生打聽後,發現歐陽漢和閻伯生先後與劇團的花旦玲瓏交往,世綸遂向她查問,卻未有任何頭緒。英俊和小鳳到龍門居,向君柔查問有關秀玉和歐陽漢因何事爭執,君柔忽然記起當日死者被情所困,收到下款為小紅的分手信,令小鳳和英俊對此有婦之夫的死更感奇怪。歐陽漢的妻子往認屍,認定丈夫之死與玲瓏有關。 軍瑜的斬頭的刑期將至,君柔仍未有方法救出兄長,只好帶琳琳往見他最後一面。行刑當日和親王大赦,只要死囚願意認罪,刑期將減半,軍瑜寧死不屈,君柔激動至昏倒。 花旦玲瓏 承認殺人 君柔醒來後喜見軍瑜健在,原來一切是世綸的計畫,他有感此案與歐陽漢被殺一案的情況相似,遂向郡主申請讓軍瑜延期斬首,好讓他查出真相。 追風等跟蹤玲瓏,發現她重返案發現場拾回耳環,遂將她拘捕。玲瓏在公堂上承認自己與歐陽漢有染,卻因他不肯與太太分開而動殺機,並解開密室殺人之謎,秀玉無罪釋放。 君柔趕到獄中與玲瓏見面,質問她何以不肯承認多年前伯生被殺一案。君柔無意中發現劇團的丑生小樓到來探望玲瓏,怪責她何以認罪。 世綸發現 案中關鍵 君柔等跟蹤小樓,卻被他跑掉,此時卻遇上世綸,君柔把聽到的一切相告,指玲瓏並非兇手。世綸入夢發現大力不停以木箱與他玩捉迷藏,不禁對他古靈精怪的提示感氣結。世綸醒來,小鳳把一封告密信交予他。世綸發現戲班班主洪煥堂的衣箱中找到兇器,遂將他帶返衙門。 煥堂對自己殺害歐陽漢的事直認不諱,世綸看穿他亦非真兇,故意調走看守的官差讓煥堂與玲瓏單獨相處,終發現兩人的關係。 世綸離開衙門時遇上君柔等押著小樓,世綸命令他們放人,然而小樓的習慣使世綸感到可疑,他亦頓時明白大力不停在木箱出出入入的真正用意。

1x10 真兇現形 軍瑜無罪獲釋

  • 2010-07-26T12:30:00Z — 45 mins

世綸憶起早前君柔等曾跟蹤小樓,發現他竟突然從窄巷內消失,突然有所領悟,遂安排英俊與小鳳再到昔日軍瑜行兇的客棧調查,兩人果然在案發的房間發現線索……世綸獨自來到龍門居,往歐陽漢被殺案的現場尋找新證據,他終於憑此推斷出兇手犯案的經過。 玲瓏和煥堂先後獲釋,但小樓發現玲瓏顯得悶悶不樂,細問下發現她一直與煥堂有私情,奈何煥堂一直心儀君柔,甫離開大牢立刻與她見面。 軍瑜被判 無罪獲釋 兇手再次犯案,卻被世綸布下天羅地網捉個正著,誰知他強辯還與世綸爭論一番,終被世綸使計套出話來,還軍瑜一個清白。君柔眼看世綸用盡方法還軍瑜一個公道,不禁感動。 世綸一家和龍門居眾人各自往看戲班表演,月娥和秀玉在席上對君柔處處針對,世綸則乘機暗示自己的心意,君柔甜在心頭,奈何劍蘭等與月娥起衝突,眾人不歡而散。世綸到龍門居找君柔,卻遭守信等人刁難,世綸不慎受傷,差點應驗早前許下若與君柔和好,便會絕子絕孫的誓言,月娥擔心施家絕後,下令不准兩人見面。 世綸助查 大力身世 世綸為君柔的事往找大力,發現他為尋找「寶貝」一事而借酒澆愁,世綸恍然若未能及時尋得其「寶貝」,大力或會因法力消失而灰飛煙滅,遂答應盡快為他查出身世。 世綸向小鳳查詢大力常常手持的植物資料,懷疑它與大力的背景有關,小鳳遂代世綸到藥材店查詢,得知該草藥名為滿堂紅。 不敵英俊 仁川吐血 小鳳的父親丁仁川將軍在路上遇見追風,兩人二話不說在大街上對打起來,嚇得縣民雞飛狗走,連番激戰亦不能分出勝負,最後決定喝酒聚舊。原來仁川和追風份屬同門,當年一起學武立志為朝廷效力,仁川坦言早已退出官場,到訪仙遊縣只為了女兒向逃婚的英俊討回公道。 郡主安排英俊和仁川見面,英俊揚言已送禮道歉,故堅拒迎娶並著仁川別藉此高攀,又侮辱其女兒是醜八怪,氣得仁川要求與英俊比武,若他輸了會自動退婚,未料仁川果真被英俊打敗。仁川在街上遇上換回女裝的小鳳,兩人甫相認,仁川便激動吐血。

1x11 痴情英俊 當眾向小鳳求婚

  • 2010-07-27T12:30:00Z — 45 mins

小鳳和丁叮連忙帶仁川往看大夫,又問及他何以來到仙遊縣的經過,小鳳恍然父親竟被英俊所傷,以及他寧死也不願迎娶自己的說話,氣得她誓向英俊報復。 君柔察覺劍蘭神色有異,細問後得知她重遇那名曾騙去其感情和金錢的男子,龍門居上下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替劍蘭出頭。世綸帶同月娥等往購買衣料,秀玉卻發現世綸心繫君柔,氣得與葛愛離開綢緞莊。 君柔被指 背夫偷漢 秀玉和葛愛在玉石店發現君柔竟與一名男子狀甚親暱,認定她背著世綸另結新歡,遂向世綸和月娥跟隨她回龍門居,揭其紅杏出牆的惡行,君柔百詞莫辯。世綸受盡妻子和母親的壓力,忍痛給予君柔休書。 守信等人對君柔為劍蘭出頭,而被世綸一家誤會感到不值,並看穿君柔是表面平靜,實質為休書而感傷心。劍蘭欲向世綸解釋,諸葛良等阻止,認為讓世綸和君柔親身體驗真情更為實際。世綸和君柔分別在諸葛良等人的安排下相遇,終於冰釋前嫌,世綸更答應會代為說服月娥,讓她堂堂正正地當施五夫人。 月娥迷信 拒認君柔 月娥未有聽從世綸的話,堅拒讓君柔重返施家的門下,加上秀玉亦處處針對君柔,月娥氣得迫世綸從自己和君柔之間二選一。 仁川為自己輸給英俊感不忿,有感愧對丁家的祖宗,小鳳眼看父親歉疚,決定為仁川出一口氣。小鳳以小蝶的身分回到衙門,向眾人表示其女扮男裝的身分,眾人大吃一驚。由於女兒身的小蝶不方便再留在衙門工作,世綸便聘用她到施家當管家。 英俊喜見小蝶是女兒身,遂鼓氣勇氣向她示愛,小蝶亦附和之,並著英俊公開讓仙遊縣的人分享兩人的幸福。 報復悔婚 打擊英俊 小蝶的細心體貼甚討月娥歡心,幾經追問下小蝶承認早已暗戀世綸,又透露兩人曾在查案時肉帛相見的事,月娥認為世綸應該為保小蝶清譽而迎娶她。 英俊在龍門居設宴,公開表示對小蝶的愛意,又當眾向她求婚,誰知小蝶竟表示喜歡的人是世綸,並即將嫁入施家,繼而自揭丁美人及其八貝子的身分。英俊恍然眼前喜歡的人竟是自己拒婚的妻子,大受打擊。,英俊輾轉來到美人的家鄉,要求與她重修舊好,未料該處竟發生離奇命案,盧家十多人慘被雷電劈死。

1x12 天譴童謠 英俊成為疑兇

  • 2010-07-28T12:30:00Z — 45 mins

世綸為避開月娥的監視,遂帶同君柔到大力故鄉牛家村調查其身世,眾人甫到大力的故居,鄉民指此地剛好在日前失火被燒毀,世綸認出曾於夢中與大力在此聊天,後又代他拜祭亡母才離開。 世綸把查得的消息告知大力,他只能隱約憶起自己在牛家村發生的事。大力突然有預感美人的鄉下發生嚴重命案,給予提示讓世綸破案,卻令世綸感到困惑,仍立刻寫信把提示告知伴隨病重仁川的追風。 英俊頓成 殺人疑兇 追風剛收到世綸的提示信,立刻有人傳來盧旺於森林慘死的消息,曾與盧旺及盧有財兄弟起爭執的英俊,頓時成為殺人疑兇。英俊承認自己往求「和合符」是為了讓美人回心轉意,仁川等亦曾目睹英俊在丁府門外的大樹神神秘秘的出現,追風遂帶他到大樹調查,無意中發現英俊及其父的生肖符合世綸的「虎父犬子」提示,決定將他收監。 美人等到獄中見英俊,他拒絕透露案發時的不在場證據。追風和美人找到英俊的茅屋,她赫然發現英俊在牆上刻滿自己的名字,不禁動容。 怪案頻生 猶如天譴 盧旺的母親黃嫦認定兒子被殺是天譴,她不時唱著一首奇怪的童謠,又不允另一名兒子有財離開,以防他應咒,有財卻未有理會,在街上把她推倒後不顧而去。 世綸與仁川會面了解案情,發現盧家的人一再湊巧地隨著童謠的歌詞發生意外;而君柔則指自己亦曾聽說「和合咒」,相信英俊與案件無關,此時傳來有財的死訊…… 眾人到達廟宇後,發現有財之死再次應驗歌詞,黃嫦到來驚見兒子成了「無頭鬼」,呼天搶地地指一切非意外而是天譴,仁川不禁懷疑這與十年前戚家滅門案有關。 仁川承認 包庇惹禍 英俊無罪釋放,在郊外河邊洗澡時遇見美人,嚇得他立刻離開水面穿回衣服,同時一個雷電通過英俊的鋼刀傳電,把河中的魚統統電死,令美人有所頓悟。 世綸在破廟調查有財之死,無意中得悉當年戚家慘案之中有一名替工誤當替死鬼,推斷兇手是戚家遺孤,為向盧家報復而存心製造天譴的假象。仁川向追風承認當年曾有包庇真兇之嫌,未有替戚家雪冤,才會引起今天的多宗慘劇,深信自己亦會依照童謠歌詞,成為下一位遭天譴的人,並請求追風照顧美人。

1x13 仁川遺願 世綸迎娶美人

  • 2010-07-29T12:30:00Z — 45 mins

兇手跟蹤仁川,準備再度犯案,又把自己的身世相告,此時世綸等人出現,仁川與兇手爭執時意外被刺傷。經診治後,仁川自知時日無多,希望臨終前可以為美人和世綸主持婚禮,眾人立刻著手籌辦。 世綸與美人拜堂過後,英俊竟到來脅持世綸,迫得美人忍無可忍發難,英俊只好成人之美,祝福兩人,仁川則安然地在美人的身邊離世。 世綸君柔 偷摸談情 世綸欲與君柔親熱一番,誰知月娥等人到來迫兩人分房,又迫世綸和美人喝補湯。世綸以美人心情未平復為由,主動要求與她分床而睡,美人深明世綸心繫君柔,鼓勵他乘夜與她會面,兩人終於悄悄會面。 英俊自美人下嫁世綸後變得頹廢,昏睡三天三夜,美人痛斥其一頓後,英俊帶同衙門上下到處捉拿罪犯,把無關痛癢的「犯人」均帶回監牢中,不但使追風等捕快疲於奔命,他拘留的「犯人」數量竟把大牢擠得滿滿,令獄卒投訴。 英俊在獄中被一名姦殺犯葛飛大讚,他往查閱資料後對其遭遇深表同情,遂應他的要求到家鄉探望其年老的母親。 化身妓女 憶測身世 英俊在葛飛家無意中發現大量家書,原來葛飛的母親因眼疾而無法閱讀,英俊遂為她讀出家書的內容,繼而發現案中的所謂重要證物,葛飛曾在家書上提及遺失多時,英俊不禁認定案件疑點重重。英俊回到衙門向追風打聽葛飛的消息後,相信前任縣官收下賄款,才會誤判葛飛有罪,答應葛飛會為他翻案。 世綸入夢赫然發現自己來到妓院,原來大力知道自己曾在妓院當雜工,希望藉著扮演妓女而勾起記憶,可惜卻未有所獲。世綸醒來後,立刻向喜好流連煙花的追風打聽京城妓院的資料,決定要爭取時間查出大力的身世。 英俊擅自 釋放犯人 英俊在煙花之地找到追風,對他訓示一番後,迫他同往調查葛飛一案。英俊發現有人以昔日葛飛被指姦殺婦女的犯案手法,再次襲擊唯一僥倖生還的受害者。受害人哭訴被人襲擊的經過,與當日差點被侵犯的情況一樣,加上該人能指出她獨有的身體特徵,英俊聽後更相信葛飛是被誣陷,私自向知府大人要求將葛飛釋放。 世綸和師爺雷鳴來到京城一間懷疑是大力曾在內當雜工的妓院,卻發現妓院已被人查封,幸好巧遇兩名被遣散的妓女,確認大力的身分,又指他不時與一名太監的見面。

1x14 慘被利用 英俊自暴自棄

  • 2010-07-30T12:30:00Z — 45 mins

世綸和雷鳴一邊想著與大力見面的太監是何人,隨即遇到一位甚為相似的人出現。世綸上前自我介紹後,自稱胡公公的他直認不諱,又把準備安排大力入宮工作的經過相告,世綸終於發現大力是投河自盡而死。 世綸入夢把消息告知大力,奈何他對世綸查證得來的消息毫無印象,但亦答應繼續與他合作破案,並給予提示。誰知大力竟把世綸變成貓兒,看著畫家大力畫畫,使世綸摸不著頭腦。世綸回家後發現英俊擅自放走葛飛感氣結,追風只好把英俊自世綸與美人成親後,性情大變的事相告。 單純英俊 慘被利用 世綸召見英俊,怪責他自恃八貝子而私下向知府大人施壓,英俊卻堅信自己的判斷力,並發脾氣離開。世綸接報再次發生姦殺案,英俊深信連環姦殺案與葛飛無關,又揚言會找到證據還自己清白,更認定是世綸不信任自己。 世綸往請僥倖生存的受害人參與案件重演,終於找到線索,推斷是葛飛另派人製造行兇假象,以擾亂英俊的判斷力。 英俊和追風來到葛飛家,赫然發現葛飛母被人落毒命危,其他捕快更認出在旁中毒身亡的是比葛飛較早出獄的犯人,而「葛飛母」亦承認自己是被葛飛收買演一場戲,以騙取英俊的信任。 英俊無法 接受失敗 英俊往追蹤葛飛的下落,未料武功不敵他之外,亦受盡他的奚落……英俊醒來後,邀請追風比武,美人忍無可忍道出當日仁川敗於他手下的真正原因,又斥責他是一無是處的寄生蟲。 英俊在大街上不停幫忙有需要的鄉民,誰知卻愈幫愈忙,而被鄉民唾棄。英俊受盡屈辱,君柔主動安慰,並著他到龍門居暫住。君柔與守信等鼓勵英俊振作,無意中被送補湯到來的秀玉聽見她假扮懷孕一事,幸得路過的金毛鼠及時把她打昏…… 誓揭君柔 假裝懷孕 君柔把醉倒的秀玉送返施家,她半醒時欲揭穿君柔假懷孕的事,眾人視之為酒醉後胡言亂語。翌日秀玉再次向月娥等告發君柔假懷孕,可惜已沒人相信她了,秀玉心生不忿。 魯公公無論怎樣亦無法讓英俊重拾自信,郡主把責任歸咎於世綸,他反指是郡主等人一直對八貝子過分溺愛,著眾人應該讓他藉此機會學會面對失敗。 世綸在破廟中找到與乞丐為鄰的英俊,他一心好言相勸但不果,著他緝拿葛飛將功補過又未能打動之,世綸失望離開,英俊突然上吊自盡。

1x15 大力之死 內情撲朔迷離

  • 2010-08-02T12:30:00Z — 45 mins

英俊憶起世綸對他勸說的種種,決心自盡但不成,更弄毀了破廟的橫樑,因而惹來乞丐們的襲擊。世綸設局緝拿葛飛卻無所獲,只好向大力求助,未料他被天庭懲罰困於籠中,世綸必須於限時內讓大力猜中提示,不然他會永遠變成啞吧,大力亦會灰飛煙滅…… 世綸醒來後對大力及時猜中答案鬆了一口氣,但對他化身弓箭手的提示卻了無頭緒,幸得追風等人查得與葛飛情同手足的鏢師是一名神射手,世綸遂往調查。 英俊勇救 美人感動 美人協助調查葛飛的姦殺案,從而發現他對麝香有特殊癖好,尤愛對用麝香香粉的女子下手。世綸安排雷鳴換上女裝作餌,成功令葛飛上當。美人到破廟找英俊,鼓勵他應重拾志氣,以行動證明自己才能,否則連乞丐亦不如,誰知英俊因自卑而將美人氣走。 當英俊追上時,發現美人竟被葛飛脅持,英俊竟不顧一切救她,並利用在破廟內學會的乞丐打架招式把葛飛制伏,美人感動不已。世綸和君柔看穿英俊和美人之間的感情,支持美人應把握幸福,她往見郡主,希望得到她的成全。 痛失「孫兒」 怒趕秀玉 郡主和郡馬本對兩人的感情鬧劇不好看,後亦被美人的說話打動,奈何八貝爺正值財困,英俊必須與另一名格格成親,才可救助家人,美人悔不當初。 秀玉不滿月娥對君柔份外疼錫,遂請來婦科聖手為君柔把脈,世綸大驚,幸得君柔及時假裝不適,才能瞞天過海。其後世綸安排美人和君柔合演一場小產的意外。月娥有感秀玉終日無事生非,弄得家無寧日,決定將她逐出家門,美人眼看葛愛哭求不果,只好通知世綸收拾殘局。 大力之死 另有內情 君柔和世綸不忍秀玉無辜被趕,只好把假裝懷孕的經過道出,秀玉得以留在施家,但君柔卻被月娥使喚得團團轉。秀玉眼看君柔甘心被月娥懲罰,未有半句怨言,不禁問她何以說出真相,秀玉聽後亦十分感動,兩人終告和好。 英俊重返衙門,為昔日自以為是的種種所為向世綸道歉,又跟隨追風習武,但美人仍對他不屑一顧,英俊不禁失望。 追風再到妓院暢飲,無意中結識曾僱用大力的老闆娘,她推翻妓院被查封和遣散妓女一事。世綸懷疑有人存心隱瞞大力的死因,遂入夢與他商量。

1x16 世綸英俊 遇上船難失蹤

  • 2010-08-03T12:30:00Z — 45 mins

世綸起行上京,英俊主動陪同前往,世綸在眾人道別時,美人故意表現得與世綸難捨難離,英俊看在眼內感心酸。 英俊提及早前故意誤導世綸放棄調查妓院的那名太監,自與世綸見面後下落不明,不禁推斷他已遭遇不測。英俊和世綸查得那名太監曾娶妻,遂向她埋手了解其丈夫的往事,得知他在失蹤前曾揚言自己將有一筆橫財,而其妻亦曾與大力在妓院認識。 世綸英俊 遇上船難 世綸把查得的消息告知大力,當他綜合資料後,突然憶起自己在莆田縣失蹤,世綸答應往調查一番……世綸和魯公公會面後,出發往莆田縣,在船上世綸突然發現仙枕被掉包的同時,仙枕更被人掉進海中,其後又輾轉返回世綸的手上。 世綸入夢和大力見面,被他怪責保護不周,世綸不禁內疚,同時亦懷疑大力當年是被謀殺,所以才一直有人故意掩飾其死因,阻止他調查真相,大力卻自問生前是一位大好人,故不明白何以有人對他動殺機。世綸乘坐的船隻不慎駛進傳說中的神秘灣,卻遇上意外擱淺,船身入水繼而沉沒。 世綸應咒 生死未卜 施家上下接報指世綸的船隻在神秘灣失事,月娥更因此擔心至昏倒;君柔和美人向郡主求助,可惜只能確認世綸和英俊失蹤…… 君柔回家把證實世綸失蹤的事相告,月娥把這宗意外賴到君柔的頭上,直斥是與世綸許下承諾,卻又堅持再娶她的代價,說著更怒摑君柔出氣。美人發現君柔深夜仍為月娥煎藥,上前安慰,又對自己狠傷英俊感到後悔,揚言只要英俊若能平安回來,她定會表明心跡,君柔表示支持。 平安歸來 展開調查 月娥失蹤,眾人懷疑她悄悄地到渡頭等候世綸,其後君柔發現她失足滾落斜坡受傷,二話不說也滾下斜坡相救,不管自己扭傷也堅持把月娥背起離開,終於不支昏倒,月娥不禁動容。 世綸在荒島醒來,無意中發現屬於亡妻的瓦枕,恍然神秘灣並非傳說所言,一切船隻失事純粹為大霧影響。世綸入夢向大力求助離開荒島,再次錯摸他的提示,但錯有錯著,結果世綸和英俊被郡主派出的船隻所救,平安歸來。 當美人要向英俊表白時,倩倩格格已搶先一步向他噓寒問暖,美人不禁卻步。世綸再次到神秘灣尋回以往船難死者的遺物,從而發現當年亡妻所遇到的船難,極有可能是被人縱火所致。

1x17 郡主郡馬 誓要棒打鴛鴦

  • 2010-08-04T12:30:00Z — 45 mins

郡主等帶英俊到廟宇酬神,他卻一直顯得悶悶不樂,倩倩有感英俊不喜歡自己。英俊無意中發現美人為自己投掛寶牒許願,認定美人對自己有情,感到窩心;郡主和郡馬擔心英俊一再迷戀美人這位有夫之婦,決定使計令她知難而退。 郡主藉詞在別院宴請世綸一家,又表現好客地與眾位夫人去賞花,獨留世綸與郡馬見面,言談中以仕途和施家上下要脅世綸,應該阻止美人和英俊的交往。 美人心傷 半醉痛哭 倩倩以小兔生病而請美人診症,期間郡馬到來暗示英俊與倩倩才是一對,著美人應為世綸一家而斬斷孽緣,美人無奈應允。 英俊喜遇美人,向她道謝寶牒許願祈福一事,美人冷言相向,並再次澄清自己心繫世綸,使英俊大為失望。美人在席後借酒澆愁,世綸與君柔擔心不已,兩人深明郡主設宴的目的,慨嘆要珍惜眼前人。 世綸等調查昔日妻兒在德寶號船難的事,懷疑有人尋仇放火引起船難,可惜未有查出真相,路過的君柔驚聞船難竟非意外。 君柔自疑 船難真兇 君柔把德寶號船難疑似人為一事相告,龍門居等人大吃一驚;原來當年眾人著劍蘭製造小型炮仗送上船,教訓錯判軍瑜的縣官,誰知眾人的熱心地誤把火藥的分量增加,君柔不禁懷疑船難因此「炸彈」而起。 世綸等到莆田縣調查力大的身世,再到夢中把他當日失蹤前的下落相告,大力突然記起曾在渡頭附近撞見一名女子。 守信等人拒讓君柔寫信把船難大爆炸的事相告,君柔卻不肯繼續欺騙世綸,並相信他終會查明一切,未料這一切已被人聽見…… 秀玉揭發 美人戀俊 倩倩向美人請教煲湯以討英俊的歡心,誰知發生誤會,令英俊錯摸美人作弄倩倩,美人百詞莫辯。英俊把握機會再次示愛,卻被美人痛斥一番,而美人故意借路過的世綸刺激英俊的一幕,剛好被秀玉撞破,更被她向月娥大造文章。 世綸從大力的感應中得知他夢見的人竟是君柔,君柔決定向丈夫坦白,奈何世綸搶先為她解釋現身渡頭是剛探望軍瑜和琳琳,君柔含糊和應。

1x18 牽涉船難 君柔被迫逃亡

  • 2010-08-05T12:30:00Z — 45 mins

君柔往莆田縣探望兄長,依依不捨地向世綸道別,他卻不以為然,直至世綸回家見君柔竟暗地為施家上下做棉衣和新鞋,才感到奇怪。 世綸和追風到龍門居找守信,卻見寫上暫停營業並空無一人,後更在內堂搜出火藥及一塊被炸毀的銅鏡,英俊認出銅鏡乃德寶號船難的證物,世綸細看銅鏡後發現異樣。軍瑜喜見君柔到來探望,卻對她和守信來去匆匆感奇怪。 君柔被迫 亡命天涯 世綸與追風趕到莆田縣,發現君柔已先行離開,後無意中認出琳琳的手鏈原屬君柔,琳琳更向世綸撒嬌,著他不要怪責君柔,世綸不明所以,原來琳琳無意中聽到君柔和守信提及害死世綸妻兒的事。 世綸終於在渡頭找到君柔,她只好向丈夫承認船難與自己有關,世綸痛心疾首,君柔答應跟世綸回衙門查明真相,此時的世綸卻被金毛鼠打暈,君柔則被眾人強行帶走。 君柔發現世綸竟發通緝令追捕自己和龍門居上下,不禁失望,只好易容逃到鄰鎮,然而,當他們被官兵發現時,卻有人暗助眾人離開。 大力憶起 案中關鍵 君柔等逃到破廟暫避,突然有一群自稱是世綸派來的官兵把他們捉拿,並誓要置眾人於死地,諸葛良因而受重傷,嚇得劍蘭哭起來。 世綸繼續調查大力的身世,因而得知他失蹤前曾約會的女子非君柔而是牡丹,但當世綸查出牡丹故居時,卻懷疑被人縱火燒毀住所,世綸等更險葬火海。 世綸入夢告知大力每每要查出真相之際便遇上意外,兩人合力分析案情,世綸更裝成女聲,以牡丹的語氣跟他說話,終於成功為勾起大力的記憶。 世綸君柔 重修舊好 諸葛良刀傷引起發燒,劍蘭決定再次入鎮尋大夫診治,君柔為免行蹤敗露,著金毛鼠請美人到來。美人帶同藥箱離開施家時,經過世綸房間時發現他睹物思君柔,決定邀請他一起前往破廟。 英俊發現世綸和美人行蹤鬼祟,遂帶同衙門上下趕至。美人為使世綸等人有充裕的時候離開破廟,使計利用引來大批蜜蜂襲擊英俊等人,意圖令眾人撲空。 世綸表示相信君柔等與案件無關,兩人和好;守信等亦答應回到龍門居暫避,等候世綸查出真相。世綸終於推斷出案發經過,卻苦無證據還眾人的清白。

1x19 大力失蹤 美人冒險入枕

  • 2010-08-06T12:30:00Z — 45 mins

世綸和君柔等下落不明,嚇得月娥驚惶失措,英俊到施家迫美人交出君柔等人,卻掀起罵戰,追風看不過眼,加以調停。 英俊派人留守施家大宅門外,監視眾位夫人的舉動,卻發現美人安排眾人分頭行事,英俊一直跟蹤美人,無意中發現有人強搶她手持的仙枕,英俊拼命保護美人離開。路過的倩倩把英俊奮不顧身的情境看在眼內,不禁心酸。 英俊無故 身中劇毒 美人帶同仙枕趕到龍門居,道出遇襲一事。世綸入夢喜見大力,著他給予提示破案,卻弄得世綸一頭霧水。大力突然憶起自己的身世,以及當日發生船難的經過,嚇得逃去無蹤,令世綸大感沒趣。 英俊在別院遇上倩倩,她坦言目睹美人遇襲的一幕,對英俊拼死保護美人甚為感動,故決定向他道出其家道中落、被迫迎娶自己背後的真相。英俊到施家找美人,卻突然昏倒。其後美人和追風把英俊送別郡主的別院,英俊經診治被證實身中劇毒,郡主擔心不已。 大力內疚 避見世綸 美人和追風赫見月娥等在龍門居外徘徊,更引來官兵的追捕,連忙安排她們回施家暫避。世綸多次入夢,仍未有遇見大力,察覺到他有心避見自己。 世綸和君柔被官兵圍捕,仙枕意外落在美人手中,她不斷設法入夢尋找大力卻不果,終於美人決定效法兩位枕仙,以自己鮮血喚醒仙枕…… 大力眼看美人不惜一切入夢救世綸,深受感動,終於向她道出避見世綸的因由。原來大力憶起自己誤代兇手殺害牡丹,繼而被此人滅口,而殺害牡丹的同時,卻禍及世綸的妻兒。美人恍然大力誤以為是德寶號沉沒的「真兇」,才沒臉再見世綸,遂力邀他離開仙枕,利用法力助施家避過一劫。 還陽三天 法力有限 大力借助美人的陽氣離開仙枕,在危急關頭救回世綸和君柔。大力向世綸交代德寶號沉沒的因由,並向他賠罪,世綸雖感氣結,卻未有怪責大力,大力感激不已。 世綸驚見美人昏迷不醒,大力遂解釋自己離開仙枕的經過,又表示要利用三日期限查出真兇。大力化身牡丹潛入郡主的別院,正當試探出真相之時,卻突然感到元氣受損,嚇得大力急忙離開。 英俊命危,幸得美人在重要關頭及時把他叫醒,才逃過鬼門關。大力使計會魯公公,反被他攻其弱點。

1x20 為救君柔 美人甘願犧牲

  • 2010-08-07T12:30:00Z — 45 mins

魯公公掌握大力的弱點,以其「寶貝」要脅,使大力無法反抗……世綸和君柔潛入郡主別院,對郡馬的舉動感到可疑,乘亂偷去其寶盒內書信和印章。世綸認出印章所刻的是郡馬的本名,其蓋印亦曾蓋於牡丹故居內的畫像上,原來郡馬與牡丹乃舊情人…… 郡主赫然發現郡馬對自己不忠的罪證,世綸請求郡主大義滅親,指證郡馬與當年德寶號的船難有關,誰知郡主二話不說竟把書信和印章燒毀。世綸等被官兵重重包圍,幸得大力以掩眼法相助,逃出生天,但大力卻因此變得虛弱。 兇手落網 君柔失蹤 大力再終以掩眼法成功救回施家一眾,自己卻被魯公公捉住。世綸得悉私交甚篤的敬親王將親審此案後,立刻往尋找協助。大力被魯公公禁錮,並以靈符封印大力的「寶貝」。仙枕給予世綸提示,帶領敬親王硬闖郡主別院,誰知竟被郡主反鎖。 當魯公公正要把大力的「寶貝」燒毀時,世綸等人及時趕到,郡主被問得啞口無言,郡馬卻突然出現承認一切罪責。郡馬將與牡丹相戀、自己攀龍附鳳將牡丹拋棄的往事道出,郡主聞言傷心;郡馬拒捕,更以炸藥一心與眾人同歸於盡……魯公公卻乘亂脅持郡主離開,君柔跟蹤至。 雷鳴在魯公公的住處內尋到多種藥瓶,世綸急於為英俊解毒,卻無法辦法查出劇毒的品種。另邊廂,美人的情況亦每況愈下,眾人束手無策。追風終於擒獲魯公公,卻未見君柔的蹤影。 君柔遇襲 困於枯井 大力為感激世綸救回自己和「寶貝」,決定用盡最後一口氣變身給予提示,好讓他尋回君柔。世綸再次錯摸提示,卻無意中尋獲魯公公的屍體,世綸恍然幕後黑手另有其人…… 真兇把君柔藏在一條荒廢的村落,全因君柔目擊自己與魯公公合作的計畫,真兇為證實世上的男子皆薄倖無情,更狠把君柔推進枯井。 英俊復原 心繫美人 世綸等終請得大夫為英俊解清劇毒,他甫醒來即趕往探望昏迷的美人。英俊帶美人重回昔日觀賞螢火蟲之地,又學她以螢火蟲鼓勵之,可惜美人仍沒有知覺。郡主突然憶起與君柔被魯公公脅持時的線索,世綸跟隨之來到崖邊,赫然發現屬於君柔的玉珮。大力感應到君柔在枯井被毒蛇所咬,命懸一線。 世綸與追風的交談中,無意間發現端倪,決定設局引出真兇。真兇坦承向英俊落毒的經過,事緣當日與魯公公商討大計時,無意中被英俊聽見,只好狠下毒手…… 美人大力 捨命報恩 大力仍對自己當年禍及世綸的妻兒感內疚,決定以最後一口仙氣保住君柔和其腹中的孩兒,君柔擔心他此舉會害死美人而斷然拒絕,此時美人出現,並表示自己一直受施家的恩惠,決定犧牲自己…… 世綸等帶同君柔的畫像明查暗訪,英俊則抱著仙枕哭訴對美人的思念,誰知竟在夢中看到佻皮的美人在扮鬼扮馬。 守信等人為君柔設空墳,世綸激動不已,此時英俊到來把與美人在夢境中相遇情況相告,可惜世綸卻毫無頭緒,幸得諸葛良憶起早年的一宗天災,終於找到君柔和新生兒被困的枯井,亦終發現大力的下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