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0 votes
  • Rate this season
    What did you think?
  • 20
    plays
PosterPoster

Sergeant Tabloid

Season 1 2013

  • 2013-03-11T13:30:00Z on TVB
  • 42 mins
  • 14 hours, 0 mins
  • Hong Kong
  • English
  • Comedy, Drama

Emergency Unit (EU) senior female sergeant Lui Fei Hap (Niki Chow) is over 30 and had her ups and downs in love. When she meets the perfect man (Vincent Wong), she actively began her 'hunt and capture' operation, where she unexpectedly discovers that her boyfriend's true identity is in fact a drug lord. Her entire relationship with this drug lord was captured and placed on the headlines by tabloid reporter Lam Yat Yat (Michael Tse). Fei Hap hated Yat Yat with a passion, but not long after she quickly fell in love with her fellow junior Wong Chi Chyun (Matthew Ko). Yat Yat then tried to ruin their relationship. When Fei Hap found out her father Lui Chan Nam (Benz Hui) partnered with Yat Yat to break her and Chyun up, and that she can never get along with her female superior Szeto Giu (Mandy Wong), Fei Hap breaks down in both her work and career life. This 'best quality policewoman' was forced to unleash a chain of counter attacks and fight for her love until the end...

Cast:
Michael Tse
Niki Chow
Mandy Wong
Mathew Ko
Koni Lui
Queenie Chu
Grace Wong
Oceane Zhu
William Chak
Otto Chan
Penny Chan

And More...

Chinese Title:

女警愛作戰

Episodes:
20

20 episodes

1x01 第1集 - 霏俠親手 拘未婚夫

  • Series Premiere

    2013-03-11T13:30:00Z — 42 mins

西九龍衝鋒隊女警長呂霏俠因職業問題已嚇跑數名男友,所以她向現任男友董兆良謊稱自己是一位公關,由於已認定對方為結婚對象,霏俠決定在拍拖一周年紀念日向兆良坦白身分。霏俠赴兆良約會途中遇劫案,對賊人窮追不捨,終於把賊人制服,卻發現手執氣球及戒指的兆良目睹她捉賊的過程,原本打算向女友求婚的兆良呆住,霏俠亦只好繼續執行職務…… 霏俠與衝鋒隊組員接報趕往處理一挾持人質案件,她為追捕疑犯從天台墮下,她的幾位好姊妹收到霏俠墮樓的短訊紛紛趕回警署。 宣布婚訊 父母狂喜 霏俠從衝鋒車下來,表示受重傷的是她的心,又謂兆良知道她是女警後二人關係便告吹,她又宣布失戀了。此時天空下起雨來,霏俠也不肯避雨,希望雨水淋醒自己,未料兆良會突然出現,向霏俠道歉並下跪向她求婚…… 霏俠母親畢玲瓏是第一代陀槍師姐,人稱十姐,雖然已退休,仍寶刀未老,槍法如神,在超市射擊遊戲中經常獲勝。霏俠父親呂鎮男是一位裁縫,他要求玲瓏穿旗袍出席親友的婚宴而夫妻爭拗,惟當霏俠宣布要結婚時,二人即歡喜若狂,玲瓏更要求女兒帶兆良一同出席七姑嫁女的喜宴,向親友示威。 發現兆良 竟是毒犯 響報記者「A1」藍一一不屑電台財經節目主持Eva亂教人投資,誓要找出其醜聞。A1與拍檔戴東民發現Eva因失戀而吸食軟性毒品,便到夜店接觸Eva,Eva的男友與新女友出現,Eva立即上前找對方晦氣,二女更動起手來。 霏俠帶隊來到,發現A1與東民有可疑,A1出示記者證,炫耀自己是出色的記者,霏俠此時接到另一案件而離開。霏俠的衝鋒車追捕一輛撞傷人後不顧而去的私家車,追至一停車場,霏俠驚見私家車司機竟是兆良,而他身上更藏有毒品,兆良求霏俠放了他,結果霏俠忍痛親手拘捕兆良。 抹黑霏俠 毒后女警 眾姊妹陪伴霏俠,讓她盡情發洩,霏俠很快便振作起來。響報以頭條報道霏俠拘捕兆良的新聞,更抹黑她是毒后,幸霏俠上司查問後相信她是清白的。 A1連做了兩樁大新聞被同事稱讚,與他同屬特別專題搜查組的同事覺得霏俠似對男友販毒不知情,A1卻認為寧枉毋縱,他又表示在響TV直播新聞中戲弄霏俠,霏俠也奈他不可。玲瓏在網上看到女兒的新聞感震撼,霏俠堅持片中毒犯並非男友,牽強的解釋過去,但還是被鎮男看穿,鎮男表示會向玲瓏解釋。 逼令A1 當眾下跪 霏俠的衝鋒隊隊員發現地上有報道霏俠新聞的報紙,為怕被霏俠看見難受,把報紙踢走,但仍被她發現,霏俠感激隊員對自己的關心。 Eva與人爭男人及吸食軟性毒品的醜聞刊出後,被老闆解僱,她誓要向A1報復。A1被Eva挾持,霏俠接報到場,Eva情緒激動,霏俠展示自己的頭條新聞,謂她也是A1筆下的受害人,斥A1針對她們這些中女,在她們的傷口上灑鹽,顛倒是非的做法,實在罪無可恕……

1x02 第2集 - 一一自稱 霏俠男友

  • 2013-02-12T13:30:00Z — 42 mins

鎮男到電視台探朋友老何,在演員服裝間遇上臨時演員領班宋慧星,他靈機一動,心下有所盤算。 霏俠與父母參加七姑嫁女的婚宴,鎮男表示請了臨時演員扮作霏俠的男友,誰知竟是A1,原來慧星是A1的母親,A1剛巧到電視台協助母親工作,知道鎮男請人扮霏俠男友,便自動請纓。在婚宴上,七姑肆意奚落霏俠,A1卻以大商家的姿態為霏俠爭回面子。可是鎮男與A1在洗手間的對話被七姑丈聽到,更用手機偷拍了二人的片段,七姑要把片段播放給全場親友觀看,誓要鎮男一家出醜當場。 慧星禁忌 二奶兩字 霏俠搶先走到台上,承認一切是她的安排,並斥七姑的不是,玲瓏見狀亦上台維護女兒,同斥七姑。玲瓏回家後找出年前替女兒求得的姻緣籤,籤文指她未能出嫁乃天意,希望藉此安慰霏俠。霏俠在門外聽到,立即裝作欣然接受天意。 A1的上司倪書生要他追訪一樁包二奶新聞,A1拒絕,並表示此非特搜組負責的工作,寧願發掘另一樁更具爆炸性的新聞。其實A1是顧及母親感受,當年A1的父親包二奶,拋下他們母子倆,此後「二奶」兩字成了慧星的禁忌,而A1亦決不讓二奶二字在他筆下出現,可是另一邊廂慧星卻表示接了一個二奶角色,且演出時並無任何不安感覺。 初次見面 極不友善 慧星翻看收錄了兒子所報道新聞的剪貼簿,及當年慧星投資被騙,A1為母以血書控訴黑心銀行的新聞,A1因此獲賞識而加入報館,而他亦以公司內唯一非大學畢業的記者而自豪。 霏俠出外旅行散心,在機場等候時,不小心把潤膚膏濺到機場特警司徒驕面上,霏俠表露身分,司徒驕表現甚不友善。機場有男子手持腐蝕性液體挾持一女子,司徒驕執行職務,霏俠亦上前協助,結果司徒驕把男子制服,霏俠以為司徒驕會多謝她,可是對方卻認為是她幫了霏俠,但霏俠卻因此錯過了航班,旅行告吹。 新來上司 是司徒驕 霏俠協助玲瓏回覆粉絲們的電郵,其中一名女警拿不定主意轉投前線還是後援崗位,霏俠提議對方做前線,且一定要加入衝鋒隊,玲瓏同意並照女兒意思回覆。 司徒驕與任職保安的父親司徒威同以保護別人而自豪,父女興趣相同,經常同聲同氣。鎮男和玲瓏出外旅行,霏俠感孤單,便替瑞娜暫時照顧她的貓兒,可是她並不享受。霏俠新來的上司竟是司徒驕,對方的態度依然甚不友善。 不滿霏俠 逾時出車 霏俠的衝鋒車同事俊傑是單親父親,不時因女兒的事而影響了工作;加上司徒驕發現霏俠的衝鋒車遲了出發,頗為不滿。A1為製造新聞而向食環署投訴賣雞蛋仔的通伯阻街,然後再報警,通伯不肯離開,霏俠接報到場協助,司徒驕知道霏俠應報到場,也親自趕往現場。 俊傑維持秩序時無意中把手伸到A1的鏡頭前,被A1指為故意遮擋鏡頭,妨礙新聞自由,司徒驕來到,表示會查清楚。司徒驕從A1拍得的片段中看到俊傑的手遮擋鏡頭,俊傑自己也不確定,霏俠想解釋,司徒驕卻不聽。

1x03 第3集 - 霏俠慘被 A1戲弄

  • 2013-03-13T13:30:00Z — 42 mins

司徒驕指俊傑影響警隊形象,俊傑擔心被調走;霏俠想起東民用手機拍攝了現場情況,相信片段可證明俊傑清白,便到報館找A1。A1表示霏俠充當臨時模特兒後便把片段交給她,拍攝時A1竟突然用水從霏俠的頭淋下,並表示是測試化妝品的耐水程度,霏俠為了替俊傑洗脫嫌疑,表現得毫無怨言,直至拍攝完畢。 A1把片段給霏俠看過後,把一張記憶咭交給她,霏俠拿記憶咭找司徒驕,結果司徒驕看到的是一些與事情毫無關係的片段,霏俠才知被A1戲弄,更被司徒驕斥責,指她偏幫同事。 指證A1 襲擊之罪 響報的田老闆要求A1取得富商連應瑭的獨家專訪,可是A1數月前曾對應瑭作出負面報道,且應瑭與搶先日報關係良好,A1煩惱如何能達成任務。A1向應瑭提出訪問要求被拒,決定以對方的裸照作要脅。慧星接了一個即時需要二十名臨時演員的工作,她因人數不足而邀兒子一同參與,慧星到場後才知參加示威活動,眾人更衝向應瑭而去。 霏俠的衝鋒車趕到,她即命同事錄影現場情況,有人用磚頭擲向應瑭,應瑭額頭受傷,剛好他在人群中認出A1,遂指控A1襲擊他。A1要求霏俠替他澄清,並主動提出交出證明俊傑沒有遮擋鏡頭的片段作交換。 電郵詢問 十姐意見 霏俠到健身中心找司徒驕,她表示要調走俊傑是因其兩年來的紀錄差,霏俠解釋俊傑經常遲到的原因是父兼母職照顧小女兒之故,希望司徒驕體諒,但她未為所動。 司徒驕透過電郵,以「大蕃薯」及「榴槤」代替俊傑及霏俠的名字,把「榴槤」竭力還「大蕃薯」清白的事向玲瓏詢問意見,坦言被霏俠感動,並對調走俊傑的做法感不安。同事們紛紛贈禮物送別俊傑,霏俠卻安排了俊傑的女兒在他工作時出現,因俊傑曾表示女兒從未見過他穿上衝鋒隊制服的模樣。 扮作小販 接近通伯 一老人的寓所被淋紅油,霏俠與隊員接報到場處理,發現是賣雞蛋仔的通伯;A1覺得淋紅油事件有可疑,而東民拍得一名叫Ivy Wong的女子曾向通伯派咭片及慫恿他賣樓。A1於是裝成賣砵仔糕的小販接近通伯,得悉其子離家出走多年,希望有日兒子回來找他,若他把樓賣了,恐父子相見無期。A1教通伯用互聯網尋找兒子,並擺出可憐的模樣拍照,把照片放上網,以博取網民同情,落力替他尋子。 請求霏俠 轉告遺言  東民查到Ivy Wong與土發局高官洪國力有關係,懷疑他們收到收樓的內幕消息,所以使計逼通伯賣樓。 A1替通伯拍攝放上網的照片,教通伯穿上殘破的衣服,作出淒涼狀,被前來探望通伯的霏俠看到,她懷疑A1為製造新聞加害通伯,爭論期間發現一挽紅油桶的男子在通伯門外,霏俠立即追捕男子。A1把霏俠捉拿男子的過程拍攝下來,卻在天台不慎跌下,他捉緊一條電線,高聲要求霏俠不要讓母親、外婆及阿姨到殮房,因為三人會很傷心,又請霏俠告知他的家人他把遺囑放了在枕頭下面,說畢電線斷掉……

1x04 第4集 - 施展絕技 當上男妓

  • 2013-03-14T13:30:00Z — 42 mins

A1大難不死,與同事通電話時以「死差婆」形容霏俠,霏俠遂提他應為家人積陰德,做個有職業操守的記者。鎮男夫婦發現霏俠手上瘀了一大片,玲瓏問女兒為何受傷,說她必須保護好自己才能保護其他人,又細數自己當年的英勇史。 霏俠隊友都擔心成為司徒驕下一個被調走的目標,霏俠鼓勵各人,並謂不會再犧牲任何一個手足。朗寧、家寶等收集了司徒驕的資料,知道司徒驕是個神槍手,又曾因勇闖火場救人而被冠以「烈火英雄」的威名,且對表現欠佳的下屬絕不手軟。 霏俠決要 融化冰山 霏俠分析資料後認為司徒驕是一座冰山,要融化她唯一的方法是與她做朋友,且決定從送禮入手。司徒驕與玲瓏見面,玲瓏表示翻看二人過往的電郵,對司徒驕的英勇表現甚為讚賞,可是司徒驕卻表示事情並非如外傳一樣,於是逐一解釋。司徒驕謂對調走「大蕃薯」感到不安,因對方為了照顧小女兒才影響了表現。玲瓏支持司徒驕鐵面無私的做法,更指「榴槤」會因同僚被調走而心慌,下一步會走後門討好司徒驕。 眾女發現司徒驕看雜誌時用筆圈起一款性感內衣,決定送贈此款內衣給她,並想辦法取得司徒驕的尺碼。 寧願辭職 不肯賣身 A1為了接近Ivy要求東民扮男妓,東民寧願辭職也不肯出賣色相,A1惟有與他同往應徵男妓。結果反而東民順利獲取錄,A1卻被指外表太似男妓,女士們對他沒有幻想空間而落選,A1於是施展歌舞絕技迷倒負責人。 司徒驕以隨和聲調召霏俠等到她的辦公室,眾女以為送禮策略奏效,豈料司徒驕直言在雜誌圈起的是一名疑犯而非內衣,對各人斥責一番,並強調不容許被任何一人拖低整隊人的水平,後上司啟堅向司徒驕了解眾部下的表現…… 安排執行 特別任務 霏俠、朗寧及瑞娜被安排到一工廠大廈接受特訓,三人相信是得罪了司徒驕的結果,當她們報到時,刑事情報科督察陳Sir表示各人並非接受特訓,而是進行一項特別任務,而負責此任務的還有家寶及美琪,原來任務的目標是一男妓店,眾女須扮成客人在店內收集情報。 陳Sir為各人安排了一個在男妓店出現的身分,並請各人逐一扮演,結果令陳Sir很滿意,可是當她們與一扮演目標人物的男子對話時,卻甚不濟,因各人的普通話均不靈光。 發現愛愛 認識A1 陳Sir表示他們的目標人物是非本地人士,大部分操普通話或國語,他必須物色百分百懂得聽和說普通話的人,結果操流利國語的女警藍愛愛被安排加入任務。 A1在男妓店終等到Ivy出現,他與東民設法把Ivy灌醉,可是半醉的Ivy聽到鄰房的聲音,要往湊熱鬧,A1與東民只好尾隨Ivy前往。霏俠發現A1,相信他為做新聞而來男妓店,決定戲弄他,要他表演蓮步舞,A1跌到地上,他看見愛愛便立即離開,愛愛追上前,霏俠發現愛愛與A1似乎彼此認識,也追上前,聽到愛愛哭求A1給她機會,還表示自己有絕症……

1x05 第5集 - 為民請命 連累通伯

  • 2013-03-18T13:30:00Z — 42 mins

霏俠向上級報告在男妓店遇到記者,她們的任務終止。霏俠提醒眾女對愛愛多加關心,又表示愛愛的前男友是A1,她要求與對方復合及身患絕症。A1回想三年前愛愛由台灣來港,帶來父親的死訊,愛愛請求A1到台灣送亡父最後一程,慧星憤恨未消,與A1離開。原來A1父親曾答應每年都與他到郵局購買新發行的郵票,可是忽然一天,母親哭訴父親有了另一個女人,離棄他們了。 東民送了大醉的Ivy回家,A1命他拍下Ivy家居,並抄錄Ivy手機的資料,東民發現一本被撕去幾頁的雜誌。 論司徒驕 外冷內熱 A1查看Ivy手機的紀錄,又發現雜誌被撕去的幾頁,是應瑭與妻在餐舞會中表現恩愛的報道,而旁邊的Ivy卻以不屑的眼光望向連妻。A1依Ivy手機的通話紀錄撥電話,發現聽電話的是應瑭,遂分析事情的來龍去脈,並決定為民請命,借助通伯揭穿應瑭真面目。 啟堅表示陳Sir讚賞霏俠等的表現,還指司徒驕沒有推薦錯人給他,眾女在更衣室議論司徒驕推薦她們執行特別任務的事,認為司徒驕外冷內熱,豈料司徒驕由更衣室步出。各人又發現愛愛在布簾後面,愛愛表示被無良業主逼遷,又沒錢住酒店,惟有在警署留宿。 誤將愛愛 當作女兒 霏俠帶愛愛回家暫住,把愛愛安頓好便出外買東西,愛愛則留在家敷面膜。鎮男回家立即衝進廁所,他以為女兒在家,叫女兒拿廁紙給他,愛愛見家中沒人,便把廁紙拿給鎮男。鎮男請「女兒」檢查其背上的毒瘡,此時卻聽到霏俠的聲音在廳中傳來,剛巧愛愛亦撕下面膜,鎮男覺無地自容,立即跑回房中,玲瓏卻笑得抱腹。霏俠把愛愛的故事告知父母,鎮男與玲瓏對愛愛甚為同情。 A1撕碎 亡父的信 霏俠發現愛愛留下A1的男妓店咭片,愛愛表示沒想過A1會做男妓,猜想他的生活擔子很重。霏俠卻指A1是記者,相信他是為工作才會出現,她勸愛愛忘記A1,但愛愛緊握一個木盒表示不是想忘記便可忘記,尤其當生命到了盡頭,只想實現一個卑微的心願。 霏俠約A1出來,讓愛愛與他見面。愛愛把父親的信交給A1,A1接過後隨即把信撕碎,然後離去。在餐廳外的霏俠見狀,拿了木盒追上A1,並指斥A1的不是,A1發現霏俠誤會他是愛愛的前男友,又肆意出言氣弄霏俠。 不堪刺激 通伯暈倒 愛愛回家把信用膠紙修補,霏俠安慰她,愛愛表示不會放棄,她突然咳起來,霏俠看見愛愛的紙巾上有血,認定她的病情嚴重。 A1找到通伯的兒子波仔,他裝成送貨工人接觸波仔,又教波仔扮孝順,然後慫恿通伯賣樓。通伯賣樓後,波仔把錢從戶口提走,並反臉不理通伯,通伯不堪刺激暈倒。霏俠到報館要求A1到醫院向通伯道歉,A1卻指通伯活該,因為他包二奶令波仔及生母捱盡苦頭。霏俠回家,愛愛從與霏俠的對話中,恍然霏俠一直誤會了她與A1的關係……

1x06 第6集 - 愛愛被割 頸部重傷

  • 2013-03-19T13:30:00Z — 42 mins

通伯有感能獲社署安排住所,又有A1替他在新居安頓一切,覺上天待他不薄。A1奇怪通伯不怪兒子騙了他所有錢,通伯卻謂自己當年拋妻棄子,弄至今天田地是報應,兒子回來取債也是應份的。霏俠來探望通伯,她警告A1若非良心發現,她會拆穿他的身分,A1卻不在乎,因為霏俠若這樣做只會令通伯傷心。 愛愛對鎮男做的旗袍很感興趣,鎮男樂得向她細說威水史。司徒驕到泳池游水,遇見一個被救生員譽為傳奇的游泳高手王子傳,未料此人正是自己的新下屬,代替俊傑的位置。 霏俠細心 子傳欣賞  朗寧前一晚因男伴的壞車,被逼步行回家,致睡眠不足。瑞娜則因為月事而身體不適,但對首次帶領隊員卻信心十足。霏俠向子傳介紹衝鋒隊出發前注意的事項,隊員又展示霏俠為各人度身準備的隨車物品,更讚揚霏俠是最細心的沙展。鎮男上門找老何,他按門良久,老何的兒子何仔才開門,開門後何仔又返回床上,鎮男懷疑他吸食了軟性毒品。鎮男發現老何躺在梳化上不省人事,口吐白沫便立即報警。 通伯有感能獲社署安排住所,又有A1替他在新居安頓一切,覺上天待他不薄。A1奇怪通伯不怪兒子騙了他所有錢,通伯卻謂自己當年拋妻棄子,弄至今天田地是報應,兒子回來取債也是應份的。霏俠來探望通伯,她警告A1若非良心發現,她會拆穿他的身分,A1卻不在乎,因為霏俠若這樣做只會令通伯傷心。 愛愛對鎮男做的旗袍很感興趣,鎮男樂得向她細說威水史。司徒驕到泳池游泳,遇見一位被救生員譽為傳奇的游泳高手王子傳,未料此人正是自己的新下屬,代替俊傑的位置。 霏俠細心 子傳欣賞  朗寧前一晚因男伴的壞車,被逼步行回家,致睡眠不足。瑞娜則因為月事而身體不適,但對首次帶領隊員卻信心十足。霏俠向子傳介紹衝鋒隊出發前注意的事項,隊員又展示霏俠為各人度身準備的隨車物品,更讚揚霏俠是最細心的沙展。鎮男上門找老何,他按門良久,老何的兒子何仔才開門,開門後何仔又返回床上,鎮男懷疑他吸食了軟性毒品。鎮男發現老何躺在梳化上不省人事,口吐白沫便立即報警。 親到現場 指揮行動 愛愛與一當值警員接報後到場,冷不防何仔突然用刀割向愛愛的頸,愛愛傷口血如泉湧。何仔用刀挾持鎮男,朗寧的車接報趕往現場,霏俠亦主動加入協助。司徒驕見事態嚴重,也親自到現場指揮行動。 霏俠發現被挾持的人是父親,何仔搶了一私家車逼鎮男開車逃走,霏俠的車緊追,司徒驕命瑞娜的車前往支援,並要求瑞娜報告位置,瑞娜卻搞不清。 鎮男的車撞欄,何仔挾持鎮男與霏俠等對峙,鎮男表示何仔服食了K仔,子傳聞言立即到車上取出一包藥丸,騙何仔說是K仔,以引開其注意力,結果成功制服何仔。 以兄身分 探望愛愛 瑞娜的車姍姍來遲,司徒驕甚為不滿,司徒驕又發現朗寧失了佩槍,即上前追問,朗寧在衝鋒車內尋回她的槍,二人的失職被司徒驕興師問罪。A1知道愛愛被割頸,十分緊張,立即趕到醫院,他以愛愛兄長的身分探望愛愛。護士表示愛愛幸沒傷及大動脈,已沒有生命危險,A1鬆了一口氣,卻不肯承認關心愛愛。 家人問A1知不知道女警被割頸事件的詳情,此時各人聽到琴聲,都走到隔壁單位察看,原來子傳是A1的表弟,他把工作的事與家人分享,還說被傷女警叫藍愛愛。慧星知道愛愛來了香港,十分不悅。 試出A1 關心愛愛 A1怕子傳講多錯多,拉他出外,把自己與愛愛的關係告知子傳,而子傳表示對他的女上司甚為欣賞。A1接到霏俠來電表示她無暇接愛愛出院,A1表現得對愛愛不屑一顧,子傳故意說要令愛愛失業,甚至失身敗走台灣,試出A1對愛愛的關心。 A1離遠看見愛愛跌倒,立即上前扶她,但表示自己只是路過而已。A1替愛愛叫的士,愛愛聽到雪糕車聲便走開了,A1想起當年曾想拐帶愛愛,到頭來卻買了雪糕給妹妹吃的情形。兄妹二人吃雪糕時,A1發現霏俠跟蹤他們,便決定惡整霏俠……

霏俠等在酒吧相聚,瑞娜與朗寧擔心被司徒驕調走,一位警隊高層湯Sir出現,朗寧記得自己曾在警隊活動中與對方共舞,遂上前請求湯Sir代她們向啟堅求情,湯Sir不但拒絕,且表示對朗寧沒印象。 鎮男翻看與老何的舊照,並請女兒替他用電腦掃描照片以便長久保存,玲瓏指鎮男只顧緬懷過去歲月,令鎮男感到被輕視。玲瓏收到警隊的邀請在一活動中作嘉賓,她一再表示自己在警界至今仍享有崇高地位,令鎮男更不是味兒。 玲瓏睡前忘記關電腦,霏俠關機時看到司徒驕給母親的電郵,翌日霏俠與玲瓏到公園散步時,表示知道司徒驕向她詢問意見,玲瓏始知道司徒驕所指的榴槤是女兒。霏俠請求母親幫忙,免瑞娜及朗寧被司徒驕調走,玲瓏拒絕。 玲瓏答應 出口相助 霏俠重提一件舊事,玲瓏覺得自己有欠女兒,於是答應霏俠請求。玲瓏與司徒驕見面,表示自己年輕時曾因感情問題影響工作表現,幸遇到好上司的體諒,令她順利過度人生的低潮期。瑞娜及朗寧被司徒驕教訓後不再追究,眾女相約打邊爐慶祝,司徒驕在更衣室外聽到,決定主動參與,但事前沒通知各人。司徒驕到了火鍋店,驚悉玲瓏與霏俠是兩母女,感到十分憤怒。 司徒驕到泳池游水時抽筋,被子傳救起,並替她的腳按摩,但她並不感激,其後她發現自己取錯了子傳的泳鏡,本想傳短訊給對方換回,但最後還是打消了此念頭。司徒威與女兒聊天時投訴,在景生樓管理處的電飯煲被樓上的妓女偷去,令他當值時只能吃杯麵。 Coco被屈 偷嫖客錢 司徒威的朋友祥到景生尋歡,祥被妓女Coco煲的臘味飯的氣味吸引而光顧。祥突然走出來,指Coco偷了他二千元,Coco亦追出並謂錢是她的。司徒威報警,司徒驕及霏俠等到場,司徒威指Coco之前已偷過他的電飯煲,認定祥的錢是她偷的,Coco見驚動了警察,不想把事情鬧大,便表示不再追究。祥接到太太來電,始知錢包內的二千元是她取去,自己冤枉了Coco。 司徒威催促警方拉人,還指警察工作慢,更表示司徒驕是她的女兒,令司徒驕甚為尷尬。新學和子傳等把司徒驕被父當眾斥喝當作笑柄,被司徒驕指責。司徒驕回家,司徒威一直不停說話,令女兒無法開口重提日間的事,司徒驕最後只好放棄。 不屑子傳 心儀霏俠 A1與東民討論採訪題材,東民提議做劏房問題,子傳想起Coco被嫖客冤枉偷錢的事,A1靈機一動,決定下個專題以劏房鳳姐為目標。A1扮嫖客光顧Coco,Coco催促他洗澡,他在浴室竟看到Coco在天鵝湖音樂聲伴奏下跳芭蕾舞。突然有鳳姐叫打劫,A1走出追賊。 霏俠接報到場,A1捉賊時被對方刀傷,子傳看見是A1喚他表哥,霏俠才知道子傳與A1的關係。A1知道子傳心儀的女上司竟是霏俠,甚為不屑。 霏俠與愛愛買了很多零食到醫院探望A1,愛愛還餵A1吃東西,慧星看到即罵愛愛是賤人,甚至動手打她,霏俠看不過眼與慧星理論,慧星突然胸口痛,A1即痛罵霏俠及愛愛,並將二人趕走。

1x08 第8集 - 鎮男慘被 當作嫖客

  • 2013-03-21T13:30:00Z — 42 mins

慧星發現子傳手機中有霏俠的照片,子傳在她面前大讚霏俠,慧星即向亡姊靈位前指子傳被鬼迷,請亡姊救子傳。慧星命兒子拆散子傳與霏俠,A1裝了偷拍鏡頭及偷聽器,與母親偷窺子傳的一舉一動,偷聽到子傳約霏俠往溜冰。 子傳在街遇到司徒驕,她看見子傳拿着溜冰鞋,便說自己也曾玩過溜冰,雙方相約另找日子一起玩。子傳向霏俠獻殷勤,眾女取笑霏俠,霏俠表示子傳比她年輕,而且對他沒有戀愛的感覺,各人卻鼓勵她嘗試。司徒驕在溜冰場看見子傳與霏俠在一起,打消了請教練補課的念頭。 子傳遇到前女友Angel,Angel諷刺霏俠年紀大,後來霏俠發現Angel是A1故意請來破壞她與子傳約會。霏俠在A1面前打電話給子傳,並故作甜蜜狀,更表明要與子傳發展下去。 指斥玲瓏 不知所謂 霏俠與隊員追捕露體狂,對方誣告警察打他,霏俠欲解釋,司徒驕卻警告霏俠不要包庇下屬。 新加入警區的游漫池被編與愛愛一同出更,愛愛對漫池的最高安全守則頗為欣賞,二人突聽到有人叫救命,趕到現場發現有人墮海,漫池通知總台派人支援,並欲拋救生圈給墮海者,愛愛卻二話不說便已跳海救人。漫池對愛愛奮不顧身救人的舉動並不欣賞,而愛愛對漫池的工作態度亦不敢苟同。 衝鋒隊男隊員們希望眾女警與司徒驕的關係得到改善,便以女警名義約司徒驕吃火鍋,未料司徒驕竟暗地相約玲瓏同到,並當眾指斥玲瓏母女不知所謂,更辱罵霏俠教下屬拉關係。 拒絕擔任 旗袍顧問 大導演王家禮的執行導演Ricky為一部新電影物色旗袍顧問,負責服裝的齊叔介紹鎮男給Ricky,鎮男卻不感興趣。慧星渴求在電影中演出一個有名有姓的角色,若電影未能開拍,她的心願便告吹,A1知道後便嘗試說服鎮男。 鎮男看見同鄉七叔的女兒阿雁匆匆上了一輛小巴,他謂七叔臨終前交託他照顧阿雁,但他一直聯絡不到對方,A1認出阿雁是鳳姐Coco,便表示替鎮男打聽阿雁下落。A1帶鎮男到景生樓,又把一頂縫了偷聽器的鴨舌帽給鎮男,謂可讓他遮擋面容,以免被人認出。 Coco否認自己是阿雁,還想拉鎮男入屋,鎮男只好離開。此時,住客周師奶發現頭戴鴨舌帽的賊人,司徒威看見鎮男,便把他當賊。 利用鎮男 破壞約會 愛愛與漫池接報到場發現是鎮男,鎮男急忙解釋,幸周師奶認出賊人的身形與鎮男有異,鎮男才告脫身。鎮男約愛愛下班後見面,向她解釋詳情,擔心被玲瓏知道他往找妓女,豈料被路過的玲瓏聽到,斥鎮男令她丟臉。 鎮男氣憤妻子不信任他,一走了之。鎮男向A1吐苦水,並指妻子緊張面子多過緊張他,更謂要接王大導電影的旗袍顧問工作,以證明他並非不中用。A1接到子傳來電向他借車與霏俠拍拖,便借鎮男破壞二人約會。 霏俠接到A1電話指鎮男在南丫島且受了傷,便立即離開。霏俠離開後,子傳遇到司徒驕,便邀她一起溜冰。霏俠到了南丫島,見父倒在地上醉得不省人事,她扶起鎮男,驚見父親鼻子在流血,並聽見鎮男吐出一句A1帶他往找鳳姐,霏俠勃然大怒……

1x09 第9集 - 子傳指驕 恩將仇報

  • 2013-03-22T13:30:00Z — 42 mins

霏俠與A1把鎮男送到醫院,醫生要求讓鎮男留院一晚。霏俠與A1發現一婦人企圖跳樓,婦人表示丈夫有外遇,結果A1成功勸服婦人打消尋死的念頭。二人租屋後,霏俠哄A1說出當年慧星企圖自殺的事,A1答應母親他長大後會好好照顧她、孝順她。霏俠明白A1為何母親要他做甚麼他也會做,但指他孝順得過了頭,變成愚孝。 霏俠指慧星下令要A1拆散子傳與她的感情,A1也照辦,但A1謂這只是一半原因,因為他覺得子傳與霏俠,一個太幼嫩,一個太老練,雙方本來已有距離。霏俠指斥A1所言是歪理,又重提A1與愛愛的關係本來不錯,但慧星一出現,A1的態度便完全轉變,她表示若A1不理會愛愛,愛愛便再沒有其他親人;而他為了破壞她與子傳的感情,亦會影響到她的家人。 驚喜行動 未被欣賞 鎮男表示當年沒有七叔之助,他也不會有今天,所以必須救阿雁出火海。鎮男接到Ricky來電,表示A1指他改變主意,便請鎮男帶同旗袍資料及作品見面。鎮男聽到可能要隨大隊到上海及法國拍攝時,即打退堂鼓,慧星於是指鎮男應負起發揚旗袍的重大責任,且若電影獲好評,他更可聲名大噪。 A1教子傳在慧星面前裝失戀,令慧星不再命他破壞二人約會。子傳打算給霏俠驚喜,遂扮成大熊貓在街上當眾送花給霏俠,可是霏俠並不欣賞。霏俠往找Coco,她表示已查清楚她確是阿雁,並把一張二十萬元的支票交給對方,但阿雁認為自己丈夫的病應由她負責籌錢醫治,拒絕鎮男的好意。 司徒驕到景生樓接父下班一起晚飯,看見父親被上司斥罵,謂他當值期間常有賊人進入大廈,多次被住客投訴。 女兒捉賊 父親邀功 司徒驕悄悄離開,然後致電約父在酒樓見面,但她行經後巷時發現有賊爬進景生樓,便折返通知父親,然後往追截賊人,途中她不慎跌壞手機。司徒驕成功擒獲賊人,她往報警時,司徒威的上司看見威與賊人在一起,以為賊是威捉拿的,未料威竟撒謊邀功;警局各人看報後議論司徒威做了捉賊英雄的事,司徒驕看見未有上前澄清。 A1為了偷拍Coco,在景生樓安裝了偷拍鏡,他在錄影片段中發現捉拿賊人的人是司徒驕,懷疑她與父作假口供,決要把真相公開。子傳知道後告知霏俠,霏俠再轉告眾好友,各人都等看好戲。 霏俠與母往練槍,與司徒驕狹路相逢,玲瓏看到司徒驕槍法如神,向女兒表示司徒驕是個出色的女警,霏俠卻指司徒驕是個偽君子,既不滿她調走俊傑,又指她與其父即將有麻煩。 子傳偷偷 刪除片段 玲瓏把司徒驕從前種種維護下屬的事告知霏俠,並表示若司徒驕出事將是警隊的損失。霏俠與俊傑見面,俊傑表示調職後生活開心了,又指司徒驕比他看的通透,現時他有更多時間照顧女兒。 子傳故意用汽水弄濕A1的衣服,然後趁機把司徒驕捉賊的片段刪除;A1發現片段被刪除,惟有把劏房妓女的故事搬出來。霏俠發現子傳的扣子鬆脫了,隨心替他扣上,卻被柏成、新學和信棠取笑,司徒驕目睹後,斥霏俠與子傳不檢點。霏俠不欲把事情弄大,泰然處之,子傳卻替霏俠不值,向司徒驕表示霏俠請他把A1手上的片段刪除,免司徒驕身敗名裂,誰知她竟表示……

海雁被霏俠的關心感動,轉到茶餐廳工作,霏俠到茶餐廳探望和鼓勵她。A1找海雁的丈夫,故意讓其知道海雁出賣身體賺錢醫他,海雁丈夫大受刺激而暈倒。陪海雁到醫院的霏俠見到A1在場,猜測海雁丈夫出事是A1造成的。A1卻反指霏俠教唆子傳把司徒驕的片段刪除,又表示霏俠叫他不要愚孝,故他已不再阻止霏俠與子傳發展下去。 東民問A1用甚麼稿代替司徒驕的新聞,A1決定把海雁的故事搬出來。霏俠極為氣憤,子傳做了人肉沙包讓霏俠發洩。子傳表示租了場打壁球,霏俠卻因太疲累而回家休息。子傳在壁球場遇到司徒驕,邀她一起打球。 嘴染粉末 霏俠搜車 美琪得悉司徒驕早已向警方錄口供,把捉賊的事實澄清,各人為無法看到司徒驕惹麻煩而失望,同時亦奇怪有關新聞沒有被報道出來。 子傳表示霏俠要他刪除了司徒驕片段,眾女怪霏俠沒有把事情相告,故當霏俠來到,眾人即離開,霏俠追問子傳向各人說了些甚麼。霏俠截停一違例的車輛,駕車者是A1,霏俠看見A1嘴邊有白色粉末,表示懷疑A1吸食了軟性毒品,不但搜A1身,更要搜車。 邪門舊樓 瑞娜怕怕 瑞娜的衝鋒車接報,前往有人企圖跳樓的桂影街舊樓,此處之前已發生跳樓案。瑞娜的衝鋒車到場後,男子已跳下,報案的保安員表示大廈已十室九空,半年來已有四宗跳樓案。瑞娜奉命在屍體上搜查遺書及身份證等,她的鞋踏在死者血上,即驚呼起來,慌亂中又踏到死者的手腳,令她更感害怕。瑞娜上樓搜查時,發現有人影走到走廊末端消失了,十分詭異。 會議中,司徒驕讚揚霏俠,瑞娜與朗寧頗為不屑。霏俠致電家寶,要求協助修補與瑞娜等的關係,家寶提議霏俠請她們到高級法國餐廳飽餐一頓。 公事公辦 惹夫不滿 家寶截停一超速車輛,車上是家寶丈夫許懷匡及其客戶,家寶表示要公事公辦,令懷匡在客人面前丟臉。霏俠在餐廳等候,只見家寶獨來。霏俠看出家寶有心事,家寶表示工作時遇懷匡的客戶超速駕駛,懷匡把要求她生孩子及埋怨她只顧工作的事混為一談,令她煩惱。 A1接到心目中女神護士Charlie的電話,便急不及待到醫院看她。Charlie表示與醫生男友Peter分了手,還說了幾句A1聽不明的英文。A1回家後問子傳,終於明白那些英文句語出於名著《雙城記》。 怒斥瑞娜 擅離職守 瑞娜當夜更,剛好桂影街舊樓再有事發生。瑞娜上樓搜查,她因上次男子跳樓的事留有陰影,遂求朗寧立即來協助她。司徒驕來到現場,剛好看見瑞娜一邊驚叫一邊從大廈衝出來,司徒驕斥瑞娜擅離職守,命瑞娜回到大廈內繼續搜查,朗寧請司徒驕不要強人所難,司徒驕痛斥瑞娜應反省自己有否資格做女警。 此時霏俠也來到,司徒驕命霏俠等一同上樓搜查。司徒驕被一名穿格仔衫的男子襲擊,幸霏俠及時制伏男子……

1x11 第11集 - A1自言 暗戀霏俠

  • 2013-03-27T13:30:00Z — 42 mins

瑞娜認為自己間接令司徒驕受傷,必被調走無疑,朗寧表示會與她共同進退,可是司徒驕不但沒有責怪瑞娜,還表示自己的風險評估不足。瑞娜與朗寧鬆了一口氣,感覺司徒驕是正派的,朗寧才想起怪錯了霏俠,此時霏俠出現,三人和好。 霏俠約司徒驕參與她與眾好友的聚會,子傳拉霏俠跳舞,侍應生不小心撞到霏俠,霏俠衣上沾了酒水,便往洗手間整理,她滿心疑問到底是子傳太稚氣,抑或是自己太拘謹。霏俠看見子傳與司徒驕跳舞,彼此玩得甚開心,她便離開並到海邊去。 A1陪失戀的Charlie來到海邊,正想向對方表白,未料她收到Peter的短訊後又匆匆離開。 十大喪女 榜上有名  會議上,各人討論為報慶而加強新聞內容,A1表示資料未齊,暫不能披露。子傳往住處樓下的甜品店買糖水,遂把手提電腦給霏俠上網解悶,霏俠看到A1透過聊天室傳來的對話,便以子傳的身分回覆,A1錯手把霏俠的檔案傳了給子傳,霏俠打開檔案,驚見全是自己的照片。A1致電子傳,恍然一直用電腦的是霏俠,立即趕到樓下,並表示自己暗戀霏俠,並請霏俠不要告訴子傳。 霏俠認為A1存心戲弄她,她向愛愛表示有一素來與她針鋒相對的人竟說暗戀她,愛愛指那個人的表現與當年暗戀她的同學行為極為相似,相信那人真的暗戀霏俠。 鎮男一家與海雁見面,海雁表示A1是得到她的丈夫同意才把故事報道出來,且A1在報道刊出前一天協助他們回內地,又透過報館替他們籌醫藥費。玲瓏覺得A1不似女兒平日形容的那樣差勁,當中似有誤會。 愛愛與漫池出更遇賊,愛愛錯手推跌漫池,漫池跌下壓在賊人身上,把賊人拘捕,漫池把功勞獨攬,在家人面前逞威風。 子傳做戲 霏俠失望 霏俠接報到九華徑村,小屋內一名男子被持刀女友用繩綑綁,女子情緒激動,子傳責男子自私,不顧女友感受,在男子認錯後,女子軟化終把刀放下。霏俠坦言欣賞子傳勸說女子的觀點,對子傳另眼相看,誰知子傳卻表示當時只是做戲而已,霏俠失望。 子傳知道日本漫畫家手塚治雄在商場舉行簽名會,立即拉霏俠前往索取簽名,更請手塚在書上即席畫了霏俠的模樣贈霏俠。陳老師指霏俠繪畫時不用心,還說若是因筆不適合便應換一支,霏俠對老師給她的是否好筆有點懷疑,老師卻說不要只看外貌,霏俠似有所領悟。 子傳與驕 玩得合拍 霏俠與眾好友一起繪畫,畫後各人鼓勵司徒驕改變形象,並立即動手替她化妝。司徒驕回家後取出久未使用的化妝品時,子傳的潛水鏡掉到她的手袋中她也不知道。翌晨,司徒驕取錢包時潛水鏡跌了出來,子傳發現並認出是自己在泳池遺失的,司徒驕表示想把潛水鏡拿到失物認領處但一直忘記了,此時正好物歸原主。 子傳在公園等候霏俠,剛好遇司徒驕經過,一位小女孩在放聲大哭,二人上前了解後,合力把升到樹上的氣球取下來,又應小女孩要求陪她玩。霏俠來到看見子傳與司徒驕玩得既開心又合拍……

1x12 第12集 - 破壞A1 示愛大計

  • 2013-03-28T13:30:00Z — 42 mins

霏俠致電子傳表示身體不適先回家,司徒驕卻看見霏俠從公園離開。霏俠終於取得訂購多時的冷帽,卻發現帽子適合愛愛多於自己,她把帽送給愛愛,並領悟到不適合自己的,倒不如讓給別人,心情頓時豁然開朗。 霏俠約子傳陪她畫國畫,子傳無聊的在畫紙上畫漫畫,霏俠借繪畫讓子傳明白彼此並不適合對方,又謂她並不享受子傳喜愛的溜冰、壁球等活動,而子傳花盡心思的驚喜她也不甚欣賞。子傳自問亦不享受畫國畫,感覺彼此其實並不投契。霏俠多謝子傳令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又表示有人欣賞子傳,子傳日後自會知道。 子傳失戀 A1高興 眾女替司徒驕改變形象,愛愛透露霏俠與子傳已分手,指霏俠表示看見子傳與另一女子在公園玩得很合拍,才覺得自己與子傳不太投契,但指霏俠不肯說出那個女子是誰。 霏俠來電表示買了火鍋配料,請眾女到樓下幫忙拿取。司徒驕主動下樓,她追問霏俠與子傳分手是否因為她,霏俠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並謂無論司徒驕與子傳是否成為一對,她也會祝福對方。 子傳失戀後躲在家中納悶,A1知道後反而高興。A1在梳化發現子傳的潛水鏡,子傳看到想起了司徒驕,更想到她才是與自己志趣相投的人。 資料被洩 險被圍毆 A1命東民修飾退休法官的侄女Mina的照片,他收到Mina將開淫賤派對的消息,便跟蹤Mina,至一停車場時,Mina表示已知道A1是響報記者,與Mina一起的數名富二代欲圍毆A1,東民及時逃脫報警,霏俠與隊員趕至,眾富二代把一個鐵架推倒向霏俠,A1用身體擋住,結果被架上的漆油淋得滿頭滿身,狼狽不堪。A1懷疑書生把他跟蹤Mina的計畫洩露給Mina,便與東民試探他,A1從書生的反應知道結果…… 破壞A1 示愛大計 A1接到Charlie短訊表示與男友吵架,他與對方在一高級餐廳見面,還準備了鮮花及天使鏈墜向Charlie表白,霏俠卻突然出現,表示A1在好朋友面前向她表白,令她很高興。 A1向霏俠表示自己是浪子,叫她不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霏俠仍表示會等他。但其實霏俠只是故意捉弄A1,因書生把霏俠是A1「十大喪女」專題目標一事告知霏俠,霏俠往報館欲質問A1,卻聽到A1約了Charlie,打算向對方示愛,霏俠才會到場破壞他的好事。A1到醫院向Charlie表示與霏俠性格不合已分手,並乘機把頭靠在Charlie肩上。 朗寧吸引 電車男孩  朗寧接報到場處理一男子被人毆打的案件,她的關心令受傷事主陳小雄感動。朗寧應一名高級警員韋華力之約,華力邀朗寧陪他出席一個警隊周年聚會,朗寧爽快答應。 子傳約司徒驕一同欣賞貝多芬音樂會,司徒驕猶豫,朗寧鼓勵她一試,並邀司徒驕一同為約會選購新衣。朗寧在一餐廳休息時,小雄突然出現,還送了一個長腿美女公仔給朗寧答謝她,後小雄不慎弄濕了朗寧新買的衣服,朗寧不悅離開時,沒為意自己撞倒公仔……

玲瓏不滿鎮男經常置家事於不顧,不准他前往協助齊哥,鎮男趁女兒叫住玲瓏時溜了出外。鎮男匆忙中忘了帶手機,霏俠接到來電,對方問鎮男是否正前往片場。 電影的女主角不肯穿上款式樸素的旗袍,當她知道鎮男曾為多位影后造旗袍後,態度轉變,並樂意接受鎮男意見。霏俠看見父親在工作中獲得讚賞和成功感,很替父親高興,卻不明白他為何不把擔任電影旗袍顧問的事告訴玲瓏,鎮男表示希望待電影上映獲好評才告訴妻子,若反應不好,便會隻字不提,因玲瓏一向認為他經常緬懷過去光輝歲月,怕失敗了玲瓏更看不起他,所以要求女兒替他保守秘密。 慧星換衫 被人偷拍 一名臨時演員偷拍了慧星換戲服的情況,被霏俠發現。霏俠等候慧星時遇到A1,A1以為霏俠苦纏他,霏俠遂出示慧星被偷拍的片段,反讓A1誤會霏俠偷拍慧星,而罵霏俠卑鄙。霏俠反斥A1為做醜化她的十大喪女新聞而騙說暗戀她,A1才知道霏俠有心破壞他的示愛大計。A1表示要告霏俠偷拍,霏俠以公開慧星的片段要脅,A1頓時無法反擊。 司徒驕穿上新衣赴子傳約,子傳卻以一身前衛打扮出現,原來子傳說的是一個狂熱的搖滾音樂會,他還為司徒驕準備了鼓棍。 嚴詞追問 夜歸原因 司徒驕在音樂會中玩的很盡情,音樂會後她說出自己的故事,子傳覺得司徒驕的真我在父親的壓力下逐漸流失,子傳捉緊司徒驕的手,表示要讓她尋回已流失的真我。 司徒驕晚了回家,被父親嚴詞追問,父親還表示她若有男友,須帶來見他,又謂她的對象必須是高薪高職位之人,讓她有安定的生活。漫池與愛愛下午茶,漫池藉口西多肥膩,替愛愛吃一點,卻幾乎吃了整份西多。漫池發現盛了錢的信封不見了,正想回茶餐廳尋找,卻接到總台來訊,須即時趕往工作。 警煞爆料 朗寧失戀 愛愛下班後提出與漫池到日間到過的地方地氈式搜查,希望找回漫池的信封,愛愛做事的積極態度和熱心令漫池感動,當二人遍尋不獲,漫池才記起自己把信封藏了在警帽內。 朗寧以華力女友的身分出席警隊宴會,網上討論區一名「警煞」的網民公開了朗寧將目標對象分類排名的資料,華力得悉自己排名第三後即時與朗寧分手。霏俠等研究阻止話題傳開的方法,朗寧卻哭着臉出現,表示華力已知道,對方不但拒聽她的解釋,更出言侮辱朗寧。 看扁子傳 逼女分手 眾女安慰朗寧,司徒驕認為她應先向啟堅備案,朗寧表示最想找出誰是警煞,她突然想起警煞可能是小雄,便在網上留言引對方出來,朗寧猜測小雄是因愛成恨想報復。 小雄果然出現,朗寧成功捉拿他,可是有同事卻謂已拘捕警煞,朗寧不相信,且她與被拘捕者並不認識,不認同那人便是警煞。司徒驕與子傳拍拖,被父親看到,當司徒威知道子傳只是一個普通警員後甚為激動,回家後對女兒破口大罵,並聲言若她不與子傳分手,便不再理睬女兒。

慧星拍外景時不慎跌到,撞倒一個金塔,令她十分不安。負責化妝的水哥指慧星生肖屬馬,今年有三凶星,易有損傷,須找屬羊的吉星為她擺陣化解;後慧星到廟中求籤,籤文所言與水哥的話相同。 慈善團體賣畫籌款,A1嫌貴,但慧星認為可積福,堅持把畫買下。田老闆表示會以A1的十大喪女報道做報慶的頭條,A1擔心若刊出會惹霏俠報復,公開母親的更衣片段。霏俠到片場探父,看見慧星險被墜落的花盆擊中,及時拉開慧星;導演請飲飲品,霏俠隨手替慧星取一包,卻令慧星中了超市千元禮券獎。慧星聽到鎮男與女兒的對話,推斷霏俠正是能助她化解惡運的羊女吉星。 瑞娜不慎把手扣掉進公廁馬桶,一位拾荒的老婆婆替她拾起,並把手扣清洗乾淨後還她。瑞娜下班後回到公廁,送錢給老婆婆作為答謝,她從老婆婆口中知道社會上有很多吃不飽穿不暖的貧苦大眾。瑞娜以黃金女俠的身分到街坊互助社,表示要與互助社合作,送錢給窮人。 A1想揭開黃金女俠的真貌,便跟蹤瑞娜,瑞娜派錢後發現被記者跟蹤,為求擺脫他而超速駕駛,卻被家寶截停抄牌,家寶要求瑞娜除下面罩,A1成功把黃金女俠的真面目攝入鏡頭。 要求霏俠 助母化煞 瑞娜招呼眾好友到家中,把一直隱瞞自己是富家女的故事相告,透露希望以女警身分找到真愛。慧星晚晚造噩夢,她表示水哥教她初六日擺陣化煞,但必須有吉星同行,而她的吉星正是霏俠,她命A1替她想辦法說服霏俠幫忙。 警署請慧星往辨認一手機內的片段,慧星看過後覺得相比她得罪先人,實在是小事一樁。A1找霏俠多謝她把載有慧星換衫片段的手機交給警方,並表示不會以霏俠做十大喪女的題材,但會揭露瑞娜便是黃金女俠。 霏俠熱心 慧星感動 霏俠看穿A1有心要脅他,A1表態要求霏俠幫慧星擺陣化解惡運,以安母心。霏俠在墳前擺好陣後,慧星表示須在晚上七時至九時的吉時時段才能作法,慧星等候時卻不慎把水晶球跌了下山坡,天黑加上山坡濕滑很難找到水晶球,誰知霏俠表示願意翌日陪慧星再來,但因作法必須在初六日進行,錯過了慧星便要擔驚受怕多一個月,霏俠聞言二話不說走下山坡,終把水晶球拾回。 慧星回家後向家人表示霏俠毫不計較的幫忙令她感動,命A1邀霏俠回家吃飯以答謝對方,A1卻謂只有他的女友才可到家中吃飯,子傳提議送禮物給霏俠,慧星便囑A1把事情辦好。 搶嬰女子 把手鬆開 愛愛打算與一位同事合租一單位,告知霏俠她將遷出。A1上網搜尋適合送給霏俠的禮物時,收到霏俠傳來警告他須遵守不揭穿瑞娜黃金女俠身分的諾言,A1傳短訊反擊,愛愛看見一切,不禁覺得霏俠與A1很相似,都是硬頸之人。東民問起黃金女俠的報道,A1表示得悉其他報館得到更多有關資料,既然不能做得比人好,決定放棄報道。 霏俠接報一精神有問題女子搶走一名嬰兒,霏俠等到場,女子正抱嬰兒坐在一行人隧道上的邊緣,霏俠哄得女子把嬰兒交給她,未料女子卻突然鬆開手……

霏俠在危急關頭下,及時救了嬰兒,自己卻扭傷了頸,而愛愛亦傷了手。二人在家養傷,玲瓏囑咐鎮男煮美味佳餚給她們吃,自己則外出參加婦女會的活動。鎮男接到通知往片場改衫,但他因要照顧女兒而推辭。 Ricky表示王導演有意讓慧星演出戲中一角色,但必須翌日看到試片,如果鎮男不肯到來改衫,來不及替慧星拍試片,則王導便會在美國另覓人選。慧星為圓夢想,即命兒子到呂家頂替鎮男下廚,讓鎮男趕到片場為她改衫。漫池帶了愛心湯到樓下給愛愛,愛愛喝過後他還依依不捨。 為母圓夢 A1下廚 玲瓏提早回家,A1不停與她說話,並故意讚賞她以拖延時間。鎮男回家,A1又替他編謊話,鎮男意會並配合,成功瞞過玲瓏。霏俠的好友及同事到呂家吃火鍋,已婚的男士大談做父親的樂事,令懷匡羨慕,朗寧無心失言,令懷匡知道家寶想升職。 家寶夫婦借故到樓下,懷匡埋怨妻子一直拖延生孩子的承諾,憤然拂袖而去。買汽水回來的霏俠看見,上前安慰家寶,家寶表示已決定生孩子,只是想待驗身後才告知丈夫。家寶的驗身報告顯示她因曾流產,以後懷孕的機會很微,家寶傷心之際,竟發現丈夫與美琪親熱。 家寶決定 與夫離婚 懷匡回家看到家寶的驗身報告,怒斥家寶竟瞞着他墮胎,又因而令懷孕機會近乎零,他指家寶親手殺了自己的孩子,質問家寶彼此以後如何相對下去,家寶欲言又止,提出離婚。 警煞在網上揭露瑞娜黃金女俠的身分,卻作出負面報道,並把家寶丈夫及美琪的事公開。眾女議論事件,家寶忍不住掌摑美琪,並怒斥她一直裝無知,霏俠緊隨家寶而去,其餘各人則安慰美琪。美琪表示曾對懷匡一時意亂情迷,但否認與對方有越軌行為。家寶則向霏俠表示親眼目睹丈夫與美琪親熱,她已決定離婚。霏俠勸家寶把事情弄清楚,不必弄至離婚,家寶卻指霏俠未婚,別扮專家來勸她。 推斷警煞 目的報復 A1與東民研究後發現,警煞可能是對霏俠的朋友作針對性的報復,便分頭跟蹤霏俠等人。霏俠為朋友的事煩惱,父親又因隱瞞玲瓏做旗袍顧問而常要她圓謊,令霏俠更心煩。霏俠駕車到便利店,車子突然拋錨,手機又沒電,此時A1出現,表示願意送她回家。可是A1卻帶霏俠到海邊看日出,他問霏俠為何那樣疲倦,霏俠把原因告知。 小雄發現 A1偷拍 A1指她只為別人的事忙,應為自己的事想想,又送大力水給她,表示是母親答謝她的禮物。A1突然駕車離開,霏俠無助的蹲在路邊,忍不住流下眼淚,A1折返,表示只是與霏俠開玩笑,又謂霏俠哭出來可以減壓。A1送霏俠回家,無意中發現小雄偷拍霏俠,又拾到小雄遺下的記事簿,內頁寫滿霏俠與各好友的住址等資料。A1打聽到小雄在一商場替人維修電腦,便帶同電腦上門請小雄替他修理,他發現小雄房內的牆上貼滿霏俠及眾友的相片和資料,正在偷拍時被小雄發現……

A1與小雄糾纏,小雄暈倒,A1趁機拍攝現場情況,並把警方到場的一刻和自己也攝入鏡頭,再以第一身的姿態報道,片段在網上爆紅。 家寶表示已申請加入全女班的警隊前線隊伍Tango,誰知原來美琪為免與家寶見面尷尬,也加入了Tango,霏俠擔心二人受訓時起衝突,提議眾女也一同加入。子傳知道司徒威因他職級低而看不起他,他向司徒驕表示要打破一切障礙與驕在一起。司徒驕晚了回家,司徒威知道她與子傳一起感憤怒,數落子傳沒出色,揚言若女兒不與子傳分手,將不再理睬她。 受訓時家寶與美琪碰頭,更不時要同組練習,影響了家寶的表現。家寶向霏俠表示自己心頭有氣,眼中有刺也拔不去,霏俠提醒她,必須謹記自己是一名專業女警,接受訓練時便可全心全意,不受私事影響。 霏俠通知A1愛愛要遷出,要求他協助妹妹搬屋。愛愛搬雜物上車時,其父遺下的木盒跌了出馬路中央,剛好有車駛近,A1立即上前阻止車輛駛前。霏俠看穿A1緊張木盒,建議愛愛把握機會把木盒交給A1。愛愛再次把木盒拿出來,A1拒絕收下,霏俠隨即把木盒扔進垃圾桶,然後驅車離開,至一燈位時,不安的A1趁車子停下來跑回從垃圾桶拾回木盒。 垃圾堆中 尋舊信件 霏俠表示早已把盒內物件拿了出來,盛在一公文袋內,並把公文袋交還A1,A1卻拒收,霏俠於是尾隨他,更邊行邊讀出A1父親的信,並表示信內還附有九枚生肖郵票。 A1想起三年前愛愛來港,曾要求他到台灣送父親最後一程,認為父親用這些郵票騙他到台灣,並指父親離開了他多年,一封信也沒寄過給他。愛愛卻表示父親經常寫信給A1,並表示她曾與父親一起到郵局寄信。A1表示從沒收過父親來信,拒絕收下郵票。霏俠到A1的舊居,找到一封寄給A1的信件,新業主表示把屋內雜物扔了,霏俠便到垃圾房尋找。 原諒父親 體諒母親 A1來到看見果然有一封寄給他的信,便一起在垃圾堆中尋找,結果霏俠找到大疊寄給A1的信件。慧橋發現A1滿床是父親給他的信,忍不住斥慧星自私,慧星承認把丈夫寄來的信全收藏起來,但不認為自己做錯。A1向慧橋表示明白母親的感受,又謂他可以原諒父親,並不等於母親可以原諒丈夫。A1對父親留給他的生肖紀念郵票無言,慧橋把A1早前扔掉的郵票簿交回給他。 A1看見母親為他買甜品,他表示自己不怪母親,慧星卻謂她也有不對,指A1的父親雖然有外遇,但卻是一名好爸爸。 親眼目睹 小雄危坐 A1表示看了父親的信後已不再恨父親,希望母親也可以開心的生活。A1在小雄暈倒而警方未到達前,在小雄家找到很多資料,知道他的父親患性病仍與女性進行性交易,而且曾虐待小雄,把他困在鐵籠內,A1決定把這些秘聞揭出。慧星母子與霏俠及愛愛飲茶,慧星向霏俠道謝,變得善待愛愛,更着她稱呼自己為大媽。A1接到通知趕返公司,與到場維持秩序的霏俠,目睹小雄危坐於響報天台……

小雄從響報天台跳樓斃命,A1看得呆了,卻斥他對生命不負責任。報館接獲大量投訴,指有關報道害死小雄,田老闆亦怪責A1,不少廣告客戶亦把廣告抽起,書生要求A1引咎辭職。A1卻表示有信心市民大眾會重新支持響報,他甚至連下一則頭條的標題也想好了。 A1陪愛愛購買新居用品,他彷彿愈花錢愈開心,霏俠和愛愛都覺得他的表現異於平常。A1寫稿時力不從心,他每看到小雄臨死前傳給他的短訊,便想起小雄的死狀,無法寫出文章來。A1到酒吧飲酒,半醉中想起霏俠曾指他太霸道和不擇手段,不期然致電霏俠。 霏俠到酒吧找他,看見他醉醺醺的在街上遊走,又走進一公園拿起掃帚掃樹葉,最後在長椅上昏睡,霏俠見狀把自己的外衣給A1披上。A1醒來發現霏俠在身邊,他把內心的愧疚向霏俠傾訴,還表示懷疑自己一直以來的價值觀。霏俠安慰他別把小雄自殺的責任攬上身,並鼓勵他從錯中學習和改進。 司徒驕與子傳打保齡後遇到司徒威,她為了避開父親,立刻帶子傳拔足狂奔,最後更要求子傳在停車場跳到下一層,直至司徒威離開後,才找回男友,未料子傳大發雷霆,表示如沒法改變現狀只有分手。 美琪申請 調區工作 司徒驕回家向父親坦言想與子傳在一起,司徒威無法接受,竟欲動手打女兒。 Tango訓練中不見美琪蹤影,原來她已申請離隊,並要求調到其他警區工作。美琪到瑞娜的studio取回私人物品,職員小新覺得美琪與眾好友相交多年,因一時誤會而離開未免可惜,可是美琪坦言自己確曾與懷匡有過一刻背叛家寶的衝動,為了令家寶好過,她寧願不再涉足此地。 愛愛與漫池出更,漫池走在一旁接聽私人電話良久;司徒威發現賊人上前追截,愛愛接報呼喚漫池,漫池未有停止電話通話,愛愛只好獨自趕到現場。 無法克服 心理陰影 愛愛看見滿身鮮血的司徒威倒在地上,不禁憶起自己被意外割頸的情況,心生恐懼下被賊人逃跑了,愛愛受傷呆坐地上,此時趕至的漫池發現愛愛及司徒威,他始知情況嚴重。 醫生指司徒威腦部曾短暫缺氧,會影響身體活動能力;司徒驕以家屬身分投訴事件中父親被延誤救治,愛愛及漫池的上司要求二人寫報告,交代延遲了傳召救護車等詳情。漫池擔心如實報告會因失職而飯碗不保,要求愛愛與他夾口供,愛愛斥他不負責任,斷然拒絕作不實報告的要求。 為了父親 選擇分手  醫生表示司徒威只有五成機會康復,無奈他的態度散慢,勸司徒驕多鼓勵父親。原來司徒威覺得只有一半機會康復,相等於沒法完全復原,以消極態度面對,又因子傳的關係,拒絕聽女兒勸告,令康復情況毫無進展。子傳到醫院探望司徒威,遭他憤然趕走,司徒驕為免刺激父親,亦連忙推子傳離開。司徒驕怪責子傳自私,不顧別人感受,又表示父親對她很重要,為了父親寧願與子傳分手。 愛愛自我鼓勵,希望自己能克服被割頸的陰影,可是她看見碎裂的玻璃時,已感顫抖……

1x18 第18集 - 霏俠A1 化敵為友

  • 2013-04-04T13:30:00Z — 42 mins

愛愛的上司建議她接受心理評估,看她對刀及利器是否有恐懼,若不及格便惟有調職處理。漫池慶幸自己沒被處分,不禁為保住飯碗鬆一口氣,愛愛看不過眼,當眾高聲指罵他不知廉恥,甚至是「廢柴」一名。 眾好友設法協助愛愛克服心理陰影,愛愛拒絕好意,並希望依正式程序先進行評估。漫池約愛愛見面,把自己由一名熱誠警察變成但求保住飯碗、留住性命的公務員的故事詳細講述,並透露自己喜歡了她。愛愛聽了後感到慚愧,自責以為看見事物的表面便是真相。 借籠中鳥 鼓勵A1 漫池多謝愛愛對他當頭棒喝,令他重拾做警察的熱誠和責任感。漫池接報即趕往工作,休班的愛愛與他同往,二人都感覺到對方對工作的熱誠。A1突然收到很多朋友的來電或留言支持,指警煞的死並非他的責任,安慰他毋須內疚,他才知道霏俠把他掃樹葉的短片放了上網。 A1向霏俠道謝,表示自己看到短片,內心感覺好了一點,但他想心情更快得以平復,霏俠便送了一隻小鳥給他,謂小鳥被困籠中已久,快失去飛翔和覓食的本能,如把籠打開,牠仍敢於飛出去,則相信A1也可成功克服面前的困境。 見證刪除 喪女檔案 小鳥果然一飛衝天,而A1亦回復信心,寫出「雄之死,誰的錯」的平反文章,並大獲讚賞。田老闆表示報慶已預留版位給A1的十大喪女專題,A1卻透過電郵向各同事留言辭職,並自承小雄之死是他的責任。 聖誕夜,霏俠收到A1的辭職電郵,問A1是否誤傳了給她,A1卻謂自己有心這樣做,並即時透過視像通話,讓霏俠見證他把十大喪女的檔案逐一刪除。二人通話時突然下起雪來,雙方都感到似是奇蹟,而更巧合的是,二人原來身在同一商場,因這場人造雪花而相遇。 鎮男追問 女兒戀情 A1希望二人可以做朋友,霏俠欣然答應。此時Charlie出現,A1目睹心目中的女神與男友熱吻。A1與霏俠到酒吧,他奇怪自己看見Charlie與男友親吻,卻沒有酸溜溜的感覺。二人被一班年輕人碰撞間幾乎面貼面,一個眼神接觸,彼此都感到一陣子的尷尬,在現場人士的邀請下,A1更與霏俠跳起舞來。 霏俠回家時一直與A1通電話,鎮男看見,追問女兒的新戀情,又向玲瓏打聽,玲瓏只忙於為婦女會活動準備演詞,鎮男表示要為妻造旗袍出席盛會,玲瓏卻不感興趣。 勸告子傳 為驕改變 A1遇見酒醉的子傳把溜冰鞋掛在身上,表示要往溜冰,繼而險被車撞倒,A1及時拉住他,他卻謂遭女友拋棄,即使被車撞死了也不在乎。子傳埋怨司徒威自私,阻礙女兒追尋幸福,而女友竟因迂腐的父親而放棄他。A1反指子傳自私,並利用子傳心愛的溜冰鞋教訓他一頓,指他若不能沒有司徒驕,便應該為女友改變自己。 司徒驕表示為了可以全心全意照顧父親,已向警隊申請無限期停薪留職,可是司徒威仍然對她不瞅不睬……

1x19 第19集 - A1霏俠 承認戀情

  • 2013-04-05T13:30:00Z — 42 mins

復康院表示司徒威的傷已好,但他不肯下床嘗試走路,若他三天內仍沒進展,只有要求他出院以騰出床位給其他有需要的人。司徒驕鼓勵父親接受物理治療,司徒威卻把女兒說話的意思扭曲,指女兒嫌自己負累她。 愛愛成功通過心理評估,重回工作崗位,眾好友為她高興。懷匡約家寶到律師樓簽離婚協議書,家寶對好友表示自己對丈夫已沒留戀,只是故意拖延以折磨對方。 霏俠等負責維持孕婦示威的現場秩序,一位路過的內地孕婦不堪被指是蝗蟲及搶床位,上前與示威孕婦對罵。 懷匡認錯 不願離婚 一位示威孕婦突然穿了羊水,霏俠與家寶為她接生。家寶痛定思痛,終約懷匡見面簽離婚書;懷匡向家寶認錯,希望家寶多給他一次機會,家寶表示自己親眼目睹一個孕婦分娩後,發覺自己其實並不那麼愛懷匡,因為她自問不能像該名孕婦一樣,經歷十級痛楚為懷匡生孩子,並向懷匡道歉。 玲瓏約司徒驕一起練習射擊,她表示換個方式練習,司徒驕須聽從她發出的指令開槍,玲瓏的指示一直沒停,結果司徒驕因過度疲勞而射失了,玲瓏借此鼓勵司徒驕勇敢地說出自己內心想法,免得因為不想對方不開心而苦了自己,到頭來兩頭不到岸。 院中姑娘沒暇照料司徒威,幸得子傳來到,主動協助他便溺,還親自把便兜拿走。子傳向司徒威表示沒有人能在他手中搶走司徒驕,因為驕表示父親最重要,所以驕寧願與他分手。子傳又謂明白要得到司徒驕的心,必須先得到司徒威的心,他會努力撇下普通警員的職級,要司徒威對他另眼相看。 司徒驕向父坦言自己熱愛警察工作,又表示喜歡子傳,很想父盡快康復卻甚麼也做不到。司徒威表示願意接受物理治療,建議女兒聘人照顧自己,讓她安心回到工作崗位,並表示子傳雖然職位低,但人品好,故不再阻止二人交往。 A1創辦 一紙新聞 A1帶霏俠到一隱蔽的特色食肆,途中遇惡犬,霏俠驚慌得躲在A1身後,A1保護霏俠快步離開,A1趁機拖緊霏俠的手不放,霏俠亦未抗拒。A1問霏俠怕狗的原因,原來霏俠小時曾被狗咬傷,因而留下陰影,而肩上亦留下一片狗咬的傷痕。A1表示會獨力開辦一份良心報,名為「一紙新聞」,現正忙於物色租金較相宜的地方作辦事處。 東民自A1離開報館後,常被同事欺侮,他又不值對方作假新聞及偽造新聞圖片,決意辭職,要求A1僱用他。 玲瓏接到 爆炸包裹 家寶突然與美琪一同出現,並表示已原諒美琪;瑞娜以一元租金租地方給A1作一紙新聞的辦事處,A1覺得對方過份優惠,瑞娜卻謂對他好只是因為其女友的原故,眾友遂向霏俠和A1逼供。 A1與霏俠外出買紅酒,A1突然收到Charlie表示想死的短訊,他謊稱東民有要事找他,便立即離開。A1來到海邊,Charlie只不停哭,又擁吻A1,A1推開她。 玲瓏致電問女兒是否回家吃晚飯,她表示剛在管理處收到一個包裹,猜測是她的粉絲送過來的,她打開包裹即發生爆炸,霏俠未來得及追問母親安危,迎面卻有一輛私家車向她直衝過來……

霏俠及時避開了迎面而來的私家車,卻看不清楚來者何人。Charlie表示親眼看見Peter與另一女子在鬼混,當她質問對方時,不但被掌摑,Peter更表示只當Charlie是妓女。Charlie謂發覺A1才是對她最好的人,又發覺他一直在等自己,表示想與A1開展戀情。A1表示自己已有女友,Charlie要求A1陪他看星,讓她天亮後重新做人。 A1通知霏俠不能陪她晚飯,為免女友誤會,謊稱朋友有要事,他要往澳門協助,同時約霏俠翌日吃早餐。 玲瓏接到齊哥電話,知道鎮男一直以來並非往協助對方工作,她試探霏俠,拆穿霏俠與父親撒謊。 為陪Charlie A1撒謊 霏俠被逼說出父親為電影擔任旗袍顧問,但想做出成績來才告知她。玲瓏表示明白,並叫女兒帶她往探鎮男班,豈料她到達後即斥鎮男自尊心作祟,要丈夫立即與她回家,鎮男拒絕就範,玲瓏憤然離開,更不理睬女兒。 眾好友聚會,朗寧與新學公開戀情,各人打麻將,好不熱鬧。A1與Charlie喝酒觀星後不省人事,Charlie帶A1到酒店,更將自己與A1的床照傳予霏俠。霏俠驚見照片,傷心失望之際,她突然被人迷暈,醒來已被綁雙手身困於籠屋內。 霏俠逃走 觸電暈倒 一名瘋婦蘇星佩表示自己最憎貓,所以要捉霏俠來玩,霏俠表示自己不是貓,星佩發狂的用飯盒的飯撥向霏俠,指霏俠假正義,星佩取出盛有幾隻老鼠的老鼠籠,表示那些老鼠才是她的朋友。 霏俠哄星佩說出貓和老鼠的故事,星佩把自己悲慘的身世說出,期間雖然有鄰居發現霏俠被綁,卻視若無睹,星佩逼霏俠叫救命,果然鄰人亦不理會,星佩表示他們都是被遺棄的人,但每一個都很真,不會像警察假仁假義欺侮他們這些窮人。霏俠發現一張斷開的光碟,便一面哄星佩說出她的故事,一面用光碟把繩割斷,終於成功逃離籠屋,可是星佩拉斷一電線,擲向鐵門後,霏俠即觸電暈倒。 死裏逃生 擁抱父母 星佩用車把霏俠帶到一空曠草地,她把霏俠叫醒,又把幾隻老鼠倒到霏俠身上。A1醒來看見自己赤身與Charlie睡在一起,看見大堆啤酒瓶,推斷自己酒醉累事。 星佩在車上倒汽油,然後放火燒車,手腳被綁的霏俠奮力用腳踢向車門,及時逃出生天。睡在梳化的鎮男被電視聲嘈醒,與玲瓏互罵,此時接到警署來電,立即與玲瓏趕到醫院。 再向霏俠 擲汽油彈 A1在餐廳等不到霏俠,便上門找她,A1終於在霏俠樓下目睹鎮男夫婦扶女兒回家,A1上前表示擔心,霏俠把手機的照片遞給A1看,並要求A1永遠在她面前消失。A1斥Charlie把床照傳給霏俠,Charlie哭訴原因,A1自覺也有責任,便原諒了Charlie。 霏俠躲在房裏看着A1與Charlie的照片痛哭過後,又立即振作起來,眾友陪她練拳,讓她發洩,卻發現霏俠已極速復原。各隊員值勤時忙於把星佩的拼圖用手機傳出去,希望盡快緝拿星佩歸案,衝鋒車卻被星佩擲汽油彈…… 霏俠追捕 星佩墜樓 霏俠發現星佩蹤影,與隊員追捕;東民發現有衝鋒車被擲汽油彈,通知A1前往追訪。霏俠追星佩至一天台,星佩用塑膠喉管纏綁自己身體,表示自己是飛天老鼠,不會讓做貓的霏俠捉到,說罷便從天台躍下,霏俠衝向前抓緊膠喉,星佩卻拿出一把刀把繩割斷,墜地重傷。 霏俠趕到樓下,星佩在霏俠耳邊說了句話便死去,A1把這一幕看在眼內。A1邀霏俠接受訪問,霏俠為了讓像星佩一樣被遺棄的窮人得到社會關注而與A1見面,把星佩的故事詳細轉告。 Charlie要求 提早行禮 星佩之死成為各大報章的頭條新聞,各報均以負面角度報道事件,只有A1以人性的角度,寫出星佩的慘況,並帶出霏俠身體力行維護正義的積極態度。報道刊出後,玲瓏不停接到要求與霏俠見面或邀她演講的來電,鎮男與玲瓏對A1的文章表示欣賞,並試探女兒與A1的關係,霏俠卻一再強調與A1已無任何關係。 玲瓏趁鎮男入房接聽電話,與女兒商量婦女會的活動。《一紙新聞》出版後賣斷市,東民甚為興奮,Charlie提議辭去護士工作協助A1,A1同意;Charlie繼而表示想提早舉行婚禮,以還父母心願。 鎮男流下 驚喜眼淚 慧星約兒子飲茶,A1到了酒樓,發現外婆與母親都有了男伴,而慧橋亦將與追求她已久的男性朋友到美國參加其前夫的婚禮。A1表示自己打算結婚,母親以過來人身分提醒兒子,必須弄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愛對方才結婚,免步其父後塵,結了婚才離婚。 霏俠在婦女會活動中演講,在台上多謝父母,並向鎮男致敬,表示因為他的包容才造就了她和玲瓏兩位女警。霏俠與幾位好友穿上鎮男造的旗袍行貓步,鎮男十分感動,卻沒想到一直堅拒穿旗袍的玲瓏也穿上他的作品上台,令他流下驚喜的眼淚。 神秘兆良 再次出現 貓步騷過後,司徒驕在意父親對她台上表現的評價,司徒威卻表示最重要是子傳滿意,三人相處融洽。 大會通知霏俠有人找她,霏俠到門外發現竟是兆良,更意外的是得悉兆良的真正職業,他表示之前因為有任務在身,無法把一切向霏俠言明。兆良強調除了職業,他對霏俠的一切全是真心,並提出與霏俠復合的請求。 A1經過一畫廊,看見一張畫與母親為慈善所買的畫相似,便駐足觀看,赫然發現畫上的印章是霏俠的名字,遂連忙回家翻出母親早前買下的畫,發現同是霏俠的作品。 閉目所見 盡是A1 陳老師把慈善機構的答謝信交給霏俠,感謝她捐出畫作;陳老師覺得霏俠每次畫山水畫時都很迷惘,總畫不出畫來,建議她閉上眼睛感受自己想畫甚麼。霏俠合上雙眼,除了看見父母和幾位好友外,其他竟盡是A1的畫面。 霏俠不小心弄污了畫紙,老師提議她由那一點開始繪畫,她隨意的畫了一隻蝴蝶,老師覺得那隻蝴蝶很孤單,而人的作品會反映自己的心態,認為霏俠需要給自己的心多一點時間。另一邊廂,A1與Charlie正在為婚禮綵排……

Loading...